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49|回复: 0

小头大腰包 (转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3 16: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lty5203435
等级:赤膊蟀
积分:6
发表时间:2008-5-7 16:34:05

2006年秋10月,各路战将迭出,正是杀得天昏地暗之时。一天上午,我正在公养房理虫,同字号的小孙送进来一条虫,我当时正忙,也没注意,反正打眼一看是一条不起眼的小虫。
   等公养了五天,小孙讲:要今晚直推。我讲:这只虫也打,不是白送分。小孙讲是朋友的虫,我才认真看了一下,此虫整体感觉小头大腰包,项也有点窄,是那种超过10元,基本没人收的那类虫,我随意打了一下草,是红钳,牙齿大小与头还算班配,当时此虫色络为中色路青,干洁度还可以。我和小孙对此虫的整体评价是:不是打大花的料,就打打小花算了,根本不抱多大希望。
   当晚就放在两级起板的小花上打,29点正配王字号的一条淡青,因是小花,对方虫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比起我方的小头大腰包,却是要魁伟得多,两虫落盆,优劣泾渭分明,对方一个劲地要花,因事先讲好只打台花,我方不接,外盘也没人接,对方见势放口,内外盘均无人接,无奈只得打草开斗,两虫有性开闸,只见小头大腰包与淡青相互啄了一下,紧接着小头上去轻轻一叼,对方虫就绝欠无牙。因对方虫仅是一条斗小花的虫,大家也没怎么在意,有的认为对方是“二先生”,有的认为是巧胜,总之第一场过后,场子上的人对此虫印象不深。
   当晚,虫主小沙来电询问,虫斗得如何,我们告知胜了。小沙讲此虫口子很霸,因他难得到场子上来,我们没当回事。第二场,我们谁也没把心思放在小头身上,还是带着一颗平常心推出,谁知第二路就碰到一颗“地雷”(注:2006年我们场子分五级和二级两种,如两级双方有花,可打到几十级,因此,有些学号就用较好的虫打两级起板,当时俗称埋地雷),“地雷”是虹字号的一条宁津黑紫红钳,相貌规矩,有形有色,一落盘,大家惊呼:碰到“地雷”了,反正是两级,管你“地雷”不“地雷”,对方知道我方无花,放口内外盘又接不到,也只好硬着头皮打,双方打草起叫,只见黑紫一副阔扳红钳,气势上能把小头包掉,起叫开闸,黑紫满脸杀气,上来就是一个满口,小头毫不示弱,以牙还牙,双方满口拚住,双紧夹双造桥,迭开后,无须牵草,双方又是满口套牢,互比牙力,如此几个回合后,黑紫见比夹不胜,暴躁的一个杀猪将小头死死咬住,但小头在下也不松口,而是互较力,约五秒后,双方迭开,这时奇怪的是,主动杀猪的黑紫反显疲态,而小头则是愈战愈勇,双方斗口一改前几个回合的比夹,改为鸡啄米,只见小头一改先前的被动,越啄越快,紧接着一个套口收夹,头一摆黑紫迭开,,小头则振翅高唱,此时满场惊呼:“工兵挖地雷了,工兵挖地雷了。”对方虫主打草哪里还打得出牙,黑紫已是马门下挂,满口淌水,无奈只能扔草告负。
   经过第二场的激战,小头在场子上已是名声大振,虫友纷纷打听此虫的来历,据虫主小沙事后讲,此早系宁阳泗店马村8月下旬收得,是我们当地一贩虫者当皮子虫于2元购入,回来后在花鸟市场上卖,无人问津,虫主小沙与贩虫者为邻居,到他家买虫当添头收入,回家后也没当回事,只是养着以后当勾头用。10月初,小沙用此虫与一条准备出场的虫破口,谁知两虫相交,小头轻轻一挫,他虫无牙,遂送入场子,这其中小沙也讲过,但我们认为小沙养功较马虎,被打败的虫没什么了不得,最主要的是小头太不入眼了,可如今打出来了,则要对它刮目相看,真是英雄不问出处。
    第二场当晚,字号里的朋友仔细审视了小头,小头除头小外,还是有可褒之处,首先是一副牙齿和头相配还略大,牙色深红且有黑点,钳开一线,最突出的是锯齿黑且深,属典型的“蜈蚣”钳,其次是虫身较长,翅衣平整且直至尾峰,可称披袍轩甲,再次干洁度、六跳都还可以。主要在分色上大家有分歧,有的认为是黄,有的认为是青,小头小长园头,中粗米白斗线,耳环中等,翅色偏青略带黄,总之如果头相配,是一条外型不错的虫。两次出斗,第一路28点,第二路30点,笼型上长宽不输,只是略微扁薄。
    两天后,第三路小头上挡打五级起板,大家商量20级之内可接,当晚29点正配顺字号一条走了两路的青虫,对方猜我方虫可能是小头,为慎重起见,不敢闷盘要花,坚持要看虫再押,外盘见虫主不要也不押,对方主动先行落栅,青虫长园头,微青项,青金翅,一副本牙略超的黄板钳,一条中规中矩的青虫,我方风无花也只能亮虫,两虫落栅相比,外表还是青虫略胜,叫花结果,对方虫主本打10级,外盘加了2级,无人应花后,我方放了两个三打二。
    双方打草,小头经上场大打,牙齿一点不伤,还是收敛自如,顶草有力,两虫有性开闸,领草相交,小头这次是主动出击,先发制人,上去就是一口,将青虫弹出两三寸,看得出青虫微微一振,可青虫毕竟也是走了两路,见过场面的,挡住一口后马上反击,可它口力终究敌不过小头,只见青虫上来又弹出,连嘴门都没进,而小头则是振翅高呼,掉寸落草,打草无牙,落栅60秒补草仍不开口。没想到第三路小头胜得如此轻松。
  第三场过后,10月中旬正是斗虫旺季,可由于小头口子霸道,成为场子上各个字号要避的凶头,.而我方则是天天觅斗,这其中也换过盆,可小头形象特殊,基本都是台花,最多放口要点花,配到关系好的也拆斗过。之后一个星期,仅斗得三场,基本都与第三场一样,轻松胜出,也没斗到什么花。我们当地又没有其它场子,只能在这个场子上继续公养。10月下旬,场子内虫子已日见稀少,组织方为不亏本,宣布撤场结束。可惜小头斗性正旺,却无虫可斗。
    小头撤下后由小孙养老,一天,大约是11月初,小孙来电,讲是到一虫友家合斗,但台花只有一级,可帮花,问我去不去,我正好手上也有两条虫,正愁没地方斗,当然欣然前去。
    几天不见小头,还怪想的,小头精神还是那么抖擞,但奇怪的是色变了,原来是以青为主,青中带黄,而此时却是以黄为主,黄中泛青。记得一位前辈曾经讲过,有的好虫一生中要几次变色,死后才露出真色。对此我是深有体会,04年我在宁津尤集购得一条虫,起初是青,途中青黄不分,最后为紫(此虫故事以后再表,暂且不论)。还讲小头,,据小孙讲:贴铃、饮食均正常,只是无虫可斗,而今日正是一展身手的最后机会。
    我们当地家庭组织斗虫也很规矩,要上午送虫下食放水,下午称重配对。虽是11月初,但玩虫的养了就是为了斗,有些玩者以娱乐为主,不上场子,仅以家庭组织合斗,所以当日也配了十几对,按厘码大小一大一小依序开斗,小头27点,临到小头出场已接近尾声,合对上对方也是场子上撤出的一条上风虫,双方27点正配,对方开玩笑地讲:在场子上避开了,在这里还是没避开,反正是一级,斗了玩。双方落尺,对方就一级,我放了一只对口,外盘接了,因是娱乐为主,又是认识的,也不好过分逼花,包括放口也就三四级,双方起叫开闸,小头与前几路一样,斗口不变,上去就是霸口,套往就收,对方那吃得消如此口力,仅两口,对方落败。
    刚好上一场有一条29点的上风虫也是轻松胜出,我们问刚胜的虫主是否接斗,虫主是不到场子上去的业余玩家,他看我方虫是一条不起眼的小头大腰包,轻蔑的一笑,斗就斗,紧接着就提虫入栅,我们一看还真是一条不错的黄虫,难怪他对小头这么无理,我们问斗多少,他提高了一个声调:两级。我们一听心口窃喜,看来可以钓钓鱼,就问:是否再加了。对方又瞟了一眼小头,声音更高了:你们要打多少。五级。五级就五级。哼,看来是要教训教训他,就讲:那就十级吧。这下他有点心虚了,狐疑的看了我们一眼,又扫视了周围众虫友一下,声音低了,我只打五级。
    西方民主社会有句谚语,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意见的权利,他既然只肯斗五级,我们就坚决和他斗五级。双方起草叫性,小头上一场还未过瘾,正是激情昂扬,而对方黄虫也是八角生风,只见黄虫生就一副深紫红钳,本牙略超,牙色配正,两虫都很暴躁,对冲上去就互相紧紧抱牢,这种口子只有第二场与黑紫交口时才有过,对方确实是条好虫,双方交口不是互嚼,而是死死套往,互拼互晃,谁也不松口,大约持续了七八秒,双叠开双起叫,双方都知今日遇到对手,互叫互骂,双落草后又相互拼往,这次时间略短,叠开后,小头振翅高呼,而黄虫失神,形成单边转,打草无牙。对方虫主脸色难看,星门冒汗,一语不发,无奈的摇摇头。60秒落栅,补草勉强有牙,开闸后,小头边叫边冲,而黄虫则是越转越快,双方无法交口,此时盖板叫双方领草的将虫带到栅边,只见小头一个捉夹,头一摆,啪!黄虫重重叠出,补草无牙,小头得胜。
    众围观者因其中大多数不上场子,对小头的资历不是太清楚,这时大家议论纷纷:这么丑的虫有如此霸道的口子,真是大迭眼镜,大开眼界。
  我方正准备提虫入盆,一虫主叫喊:是否再接斗,我们抬头一看,一上风虫主用挑衅的眼光看着我们,唉,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小头成了众矢之的。斗还是不斗,我们也犹豫了,毕竟小头已斗了两场,虽说口子不多,但虫子又不是铁打的,尤其是和黄虫的两大口互拼,小头已使出了真力,如斗败不是毁了小头一世英名。不斗吧,让尔等耻笑,真是左右为难。而此时众围观者一个劲地高喊:斗!斗!斗!不斗带回去炒韭菜,在叽叽喳喳中,我们决定先看一下对方虫,对方是一条31点的紫棍子,虽说大四点,但小头笼型不输,我和小孙当即决定:斗,谁怕谁。我们问:斗多少。两级。两级不斗,要斗还斗五级。此时几个围观者称到五级,并嚷道:不相信你小头这么厉害。
  紫棍子入栅,双方牵草开斗,这时小孙犯了一个大错,虫没领正,对方又有点冲锋草,当盖板叫止草时,对方草手明显往上一拉,紫棍子乘势捉住小头的左牙外侧和抱爪一拉一送,小头迭出,可叹小头左抱爪成了招手,小头哪受得了此等羞辱,恶从胆边生,不等落草,自将上去就是一个捉夹,死死咬住紫棍子不放,只见紫棍子六脚离地,死命挣脱,可小头就是不松口,约五六秒后紫棍子终于挣脱,如此挣脱那里还补得出牙,对方弃草认输。小头连续三战,三战三捷,众围观虫友纷纷赞道:小头口子够霸够很。
  当天晚上,我们字号里的朋友把酒言欢,庆贺小头三战三捷,大家抑制不往兴奋之情,大侃虫经,其中涉及到小头的话题最多,什么虫是打出来的,好就好在一副“蜈蚣”钳,口子越打越辣,色越变越正等等。席间,小孙接到一个电话,讲是在苏州的虫友要借小头。原来我们当地场子关得早,一些手上有虫,又喜欢斗大花的就到苏州场子参斗。我们问小孙怎么回事,小孙讲,同意借,不过也把今天下午的情况讲了,对方讲明天回来看虫后再定。
  据小孙事后叙述:第二天,虫友小江和小王从苏州赶回看虫,认为小头除招手外,其余均好,只是懊恼如早一天就好了,决定公养五天后第一场打台花(苏州场子400根起板),五天后小头24点正配上海玩者的一条青虫,对方胜率明显,小江他们只打台花,对方放口,七口六口五口内外盆均无人接,当放到倒四口时,一上海玩者接了二十只,双方落栅后,两虫大打,打相就象两只卵泡在打,互有进退,都发不出口,其中都被落过闸,在第三局开始后,小头一路后退,当被逼到栅边时,小头一个绝命夹,对方在读秒中未补出牙(稍后即有牙),小头巧胜。第二天小头自残左大腿,两天后仙逝。
  小江一个星期后将小头虫尸送回,小头浑身变黄,翻转过来发现,小头复齿特别粗壮,这大概就是它一生10胜,驰骋沙场,纵横杀敌,笑傲江湖的原因吧。(全文玩)

--------------------------------------------------------------------------------
秋天的使者,大地的精灵,来自天竺,魂牵梦萦,源自上苍,挥之不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子文化网 (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  

GMT+8, 2018-11-14 19: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