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49|回复: 0

也说说我的虫缘,我和虫的故事 (转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5 08: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杭州铁蛋子
等级:赤膊蟀 积分:3  
发表时间: 2009-6-13 23:20:04

记得小时侯玩过一条不知能否称之虫王的好虫.[杭虫].
在1981年.我读小学五年级.当时住在浙江大学里面的家属宿舍.有许多小伙伴一到夏天就玩斗蟋蟀.那年的暑假我们象往年一样做完作业就去捉蟋蟀.几十天下来也没捉到特别好的虫.可是冥瞑之中......有一天晚上我睡觉之前去水房洗脚.透过窗户一只蟋蟀的叫声传拉进来;震的我耳模嗡嗡直响.当时年记小.不懂虫.却肯定那一定是一条好虫.可见当时那条虫的叫声给我带来的震撼/当时我象着拉魔一样回家拿拉电筒.走出家门.寻声而去.......用拉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终于找到拉那只蟋蟀的栖身之所.和我家水房的距离足有百米.它藏身于员工食堂门口的墙缝之中.我取来一根草.插在其后面轻轻一拨.它跳啦出来.停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去一般.我拿电筒照住它没有轻易动手.一来旁边都是水泥地无处可逃.二来怕抓时不小心压死[没虫罩.向来用手抓].只见这条虫全身赤黑睁亮.双须猛扫.原地打转.我当时的心都提到拉嗓子眼.用口咬住电筒.两只手把它捞在手中.向家里飞奔.在路上它咬拉我好几口.咬的那个疼啊/不知到大家小时侯有没有玩过大天牛.有没被天牛咬过.那个疼比起天牛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我心里那个高兴劲就别提啦/回到家里取出煤饼架下的罐头瓶.把它放好.盖上.洗脸睡觉......。
第二天一早取来虫罐仔细端详.因为当时不懂虫.也说不出个子丑演卯.只记得此虫全赤黑.头颈特长.足有它虫一个半那样长.身上发出如同玻璃般的光芒.走起路来如游蛇一般.一打草.露出如血般的大红牙.告诉大家当时给我的感觉.那就是恐怖.真的。
当天上午在家做作业.到拉下午我提虫找到小伙伴杨勇.他看拉以后直呼妖怪.没看到过如此之黑.头颈如此之长的蟋蟀.于是就去找同龄的伙伴斗虫.来到一同学家.先与他家的三大王斗.两虫下罐.双方打草.我虫看上去比他的略大.两虫交口.我虫咬住来虫一甩.他的虫就到拉罐外.捞回来一看.他的虫牙一颗朝里.一颗朝外.大家齐呼我虫是撬牙曲曲.与是把他的大王.二王再拿来斗.和第一条结果一样.悲惨的结局。
斗完他的虫后我们又去找别的伙伴斗.当天斗拉几只我记不得拉/大概有二三十条.斗口基本一样.都是对方的虫飞出罐外.只不过有的牙齿没被打坏.但是捞回后见我虫就跑.这里我长话短说.大事件在后面.几天下来浙大求是村有虫的斗完拉.与是乎他们每天去抓.然后排队和我斗.我也不去抓虫拉.而是没天等他们来寻斗.这样的日子过拉有个把月。
因为每次都斗得很简单.小伙伴们渐渐矢去拉捉虫的兴致.没天斗的虫也越来越少.突然有一天我一同学找到我.说有一初中大同学有一好虫没有对手.问我敢不敢和他斗.我二话没说提拉虫来到那个同学家门口.对方也提虫出来.两虫下罐.只见对方之虫全身金黄金黄.闪着金光.开口一叫.发出丝丝声音.我有些纳闷.对方使哑巴.还是没吃饱饭.怎吗叫声怪怪的/牙齿也是一副大红牙.听到它虫鸣叫.我虫双须猛扫.也亮翅开口.声音比对方响亮很多.听上去感觉一个是天堂之虫.而另一个是地狱的使者。
两虫开斗。他的虫上来就是一口,被我一个喷口弹出。又上,又弹出。说时迟,那时快。他虫好象发怒了,疯一样的冲上来,双方一个满口。咔嚓一声、声音清晰刺耳,只见他虫弹出足有一米多高,飞出罐外【不夸张】。再看我虫,被弹得后退了两三步【第一次后退】。这时只听到‘丝,丝,丝;。‘妈妈的,妖怪。;我嘀咕了一声。我有些紧张啦。
听到它虫的的叫声,我的男高音也在罐里叫了起来。我的心蹋实了许多。捞回再斗,这回他的虫不再猛冲了,我虫也不冲,两虫对叫。大约对叫有一分钟的时间。他虫忍不住了,冲了上来。又是‘喀嚓;一声。没有刚才响,但他虫又飞出罐外。我虫大叫,他虫在罐外一阵抽动,一翻肚皮,死了。一阵的寂静。。。。。。【两腿一蹬,壮烈牺牲。】不知哪个讲了一句。我看了一眼对方,他两眼通红,含着泪水,嘴里唠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见此情景,我隐隐的感到有些不妙,想马上提虫回家.但突然间他象发拉疯的野兽一般冲过来.一脚踢翻虫罐.虫跳出来后他上去就是一脚,嘴里念叨着;'给我的黄大王偿命'.我扑拉上去,但是一切都晚拉.剎那之间我的虫变成了一滩肉浆.我感到天一下阴了下来.如同要塌下来一般,我的魂灵也似乎离我而去,我呆如木鸡,立在那里。
我也不知呆了多久.也实在想象不出我当时的样子.反应过来后,我只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抄起一块砖头就召呼过去,他吓得转身就跑.而我的砖头也脱手而出.只听到;叭'的一声.没有命中打击木标[脑袋].而是击中了他的后背.我又去捡砖头,而他却玩命的向家里跑。
我一路追去,一直追到他家门口.而他进去后锁上大门,再也不肯出来.我则拼命的踢门.不知过了多久,他妈妈回来拉,问我什么事/我则语无伦次的讲拉一把遍.他妈说;'我们赔你,多少钱.'我说;'我不要钱,我要我的虫.;他妈则说;'死拉怎么办?'我发很的说;'我要他赔命/'他妈说;'这怎么可能呢/'于是我们僵在拉那里.就在这时我老爸得到消息来到这里.二话不说,拉着我回家劈头盖脸的打...........我没有躲闪,也没有哭.我感觉不到疼,我只想着我的曲曲.我爸见我这个样子,不打拉/说;'就不一小蛐蛐吗/和别人拼命没必要.爸爸明天给你抓几条.'我听了大声的说;'那是条虫王,一万条及不上这一条.他输了耍赖,踩死拉我的虫.'我爸听后把不理我,做事去了。
当天晚上我没有吃晚饭,老爸叫我我也不理他.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我躺在床上睡着了.突然间,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蟋蟀的叫声.那叫声真的很熟悉啊/我爬起来拿拉电筒寻声而去,,,,,,,,我又抓住拉它.它咬的比上次疼多了,也很多了.把我的手咬出血来.我死不放手的跑回家中,把它放进罐里.盖上盖子,正在喘气.突然间听见;'吱啦,吱啦'的声音.好象是罐中发出.我开罐一看.大吃一惊,它快把罐子咬穿了,正欲破罐而出.我捂住快咬穿的洞口大叫;'爸爸,爸爸,快帮帮忙;'这时听到爸爸说;'儿子,儿子,你怎么了/'爸爸拍着我.我满头大汉的醒了过来,原来是南柯一梦/.我呆呆的坐在那,我想到了鬼,蟋蟀鬼.就这样想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我来到事发地,把洒满虫血的土装进罐里,来到植物园把它埋了.找了块木板写了四个字;'虫王之墓;'打这以后我二十多年没玩虫.而和我斗虫的那人我也认识了,竟还成了朋友.说起当年旧事.他说;'当年他的虫也是一天斗好多虫,基本上一两口一个.被我虫咬死他根本无法接受,认为我虫有毒,把他的虫毒死了,他要替他的虫报仇.'前两年我认识了几个玩虫的朋友,讨教了他们.俱他们讲;'我的那条虫可能是真紫或黑紫红钳.黑紫红钳的可能大些.大家有何想法不妨说说.
[全文完]
我曾在上海有过几年的活动经历,在上海我学会很多东西。生命中最好的时光有11年在西安度过,我对西安的感情很深厚。我是安徽人,我现在杭州工作。我从小喜欢蛐蛐,因为我家乡也盛产善斗的蛐蛐。我爱好宋词、电影、音乐、旅行,作文写诗偏爱浪漫、清新、唯美和有哲理的风格。我来这里学习,也想交到有一定修养的朋友。无心,连野草都荒芜,有心,一切皆有可能!
杭州铁蛋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子文化网 (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  

GMT+8, 2018-10-20 23: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