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01|回复: 0

名将之正青 (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3 11: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临淮大关
等级:七彩朱砂额
积分:25
发表时间: 2009-7-9 9:12:42
--------------------------------------------------------
时光渐渐走过,转眼之间我已到了不惑之年了,在这短短几十年间,在我玩虫的几十年间,有那么不算多,也不算少的几条将军,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趁着这空闲之余,将我的青虫将军回忆一番。

记得那是1985年的时候,我才十几岁,刚毕业不久,才参加了工作,那一年的秋天异常干燥,将近两个月间都没有下一场雨。一天晚上9点多的时候,我拿上手电筒和捉蟋蟀的工具便向铁路南边的几个村庄走去。我捉虫子的地方主要就是那里一片的几个村庄:南岗、南关、城里、上岗。南岗那里都是回民,杀牛的人多,出的虫子一般都比较好,所以我们这儿的人都去南岗捉蛐蛐。那时我还小,是个刚涉及玩虫子的新手,以前晚上不敢出去,所以都是白天和朋友一起扒砖头堆。晚上还从来没捉过虫子,也没有经验可谈,也不知道哪里出好虫。那时晚上捉虫子的人特别多,都集中在南岗那一片,走不了多远就能遇到捉虫子的人,我又沉不住气,这里捉着虫子,又害怕别人到前面捉了好虫子,一直忙到了下半夜也没有收获,我索性到离南岗几百米远的南关去,一是因为那里捉虫子的人少,二是因为几年前我在白天的时候在那里扒砖头堆扒到了两条很好的蟋蟀,都是异虫,一青一黄都是雪白的项,就像脖子上贴了一层白纸。直到现在,查阅了很多书籍,在网上浏览了很多图片,也没看到那样生有雪白颈子的虫子。斗败了淮北的6条名将,过段时间再写写这两条蟋蟀。这儿环境很好,花园、果树还有厕所、猪圈,很适合蟋蟀生长。因为以前在这儿捉到过好虫,因此我对这儿的蟋蟀充满了希望。我在周围转了一圈,没捉到一条象样的虫。猪圈上蟋蟀的叫声很多,可是都不大,我就沿着一个最小的叫声找到看看大小,我把手电筒对准墙缝,一看,着实给我吓了一跳,头和电筒灯泡差不多大,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心也仿佛提到了嗓子眼,我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激动的心情,用力的做了几次深呼吸,待我平静了一些后,我将电筒含在嘴里,左手拿着蛐蛐罩,右手拿着钢丝签,从蛐蛐的屁股后面将它从墙缝里赶了出来,左手轻轻的把它罩在了蛐蛐罩中,小心的将他装入竹筒里,我再也掩饰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也不再寻找有没有其它的蛐蛐,一路跑回了家,到家后我冲进父亲的房间,将灯打开,见他正在熟睡,我便随手拿了一个蟋蟀罐子,将它装在里面,打开手电筒,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只见它双须粗壮,头大高抛,两眼高高的突起,两根脑线竟是银白色的,像是两根银丝镶嵌在脑上,青项,青翅,整皮一色,6条白玉大腿干洁粗大,一对黄光白牙,本牙略大且十分宽厚。我将父亲叫醒:“爸爸,快起来,我逮到一个好蛐蛐,你赶紧起来看看!”父亲拿出眼镜,缓缓地将眼镜带上,仔细端详了一番,“好虫,绝对的好虫,将军相!”

我父亲叫它“正青”。

我的家乡是淮河边上的一个小镇,临淮关,古名钟离国,濠州,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故乡,斗蟋蟀已成为了这里的历来风行。七、八十年代达到了高峰,人员已有200余人,按照地域分为分成五个门派,东、西、南、北、中,东门多年以来都占据着优势,每年八月十五开斗,一直斗到下雪,每天至少一场,结束后统计分数,每年都不例外:东门胜,我父亲是东门的掌门,每年斗虫结束后东门的全体人员都会聚在我家喝庆功酒,畅谈历年各自的好虫,快乐之情溢于言表。 时间在不经意间到了十月中旬,正青已经来色了,第一次出斗3斟5就遇到北门子的名将黄麻蓝项。两虫一下棚,一青一黄,那条黄麻蓝项是北门的大将,在这之前已经连胜了好几场,还咬死了一条南门的将虫,名声大噪,别的门派都怕了这条虫,皆避之不斗。我父亲认为只有正青能和黄麻蓝一较高下,我和东门的虫友都甚为不解,所有人都怕这条虫,都避只不斗,我们为什么要出正青和他斗?随后父亲给我们解释了原因:“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十月中旬,黄麻蓝项是早虫,巅峰已过,而正青正在当打之时,这两条虫的整体长相不分上,但正青年龄又占据优势,我相信正青有6成把握胜它。”双方打草,有牙起叫,开闸。正青四平八稳站在斗盆的中央,马先生把黄麻蓝项带到正青跟前(马先生是北门的掌门人)双方抽草,正青起叫,黄麻蓝项转身就走,马先生说:“上场一口就把南门的虫子咬死了,今天怎么就没有斗性了能?”马先生连续几个重草把虫子打发性,带了上来,黄麻蓝项一个冲锋草,交口,也没看清怎么咬的黄麻蓝项就被打的变形了,打草再也无牙。开始都以为是一场血战,那知正青轻松的完成了自己的处女战。
也正因这一战,正青一口咬败了北门的黄麻蓝项,黄麻蓝项以前又咬死过南门的虫子。以后场子里人家都不出3.5左右的虫子了,正青在那段时间的每次出场都会轮空,有头十天也没配上过。
十月底天有点冷了,霜降已过,就改在晚上斗了,正青还是3.5重,不过那天晚上正青的情况和往常不一样,配上了西门的一条虫:三色红牙,后来听说三色红牙是从淮北拿来专门和正青斗的,三色红牙在淮北斗胜了不少场 ,都说是今年咬不掉的好虫,拿来专门会会正青的。我在我方草师后面看的清澈,正青还是要比三色红牙要高出一些的,三色红牙比正青要长出一些,两虫牙比较,三色红牙的牙要长不少,而正青牙要宽厚点,正青还是四平八稳站在斗盆的中央,看不出来有任何躁动的情绪,而我却开始紧张了起来,心怕自己的爱将被对手打败。还没开斗,对方已经开始放下大话了:“今天你这虫子就别想再赢了,我这条虫子在淮北咬死好几条虫子了,还没遇上过能撑上一嘴的呢,今天专门拿来打你这条虫。”父亲听了这话立马不甘示弱起来,对着他说“不要吹,还没斗呢就说大话,到最后不知道是谁赢呢!”。两虫一交须,三色红牙窜上来就是一口,速度极快,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正青一个接口,三色红牙就摔到了盆边,我一看就放下心了,对方的虫以是满口流浆。三色红牙也真是个好虫,下草有牙,可看斗虫都笑了起来,就听有人说:“三色的左牙都被咬掉了半个,还怎么咬呀。” 我一看在正青的跟前真有一段红牙。对方没有认闸,草师就把三色红牙带了上来,三色红牙也不愧是一条好虫,张着一个大牙又冲上来,正青迎上又是一个接口,三色红牙彻底败下阵去。此战以后已经没有人敢和正青斗了。
后来到了十一月中旬,我二姐夫和中门的安老爷子一起将正青拿到蚌埠去斗,也就是一口就胜。听二姐夫讲蚌埠那条虫子也是个大凶头,一口一个已经胜了好几场了,是条“玉牙青 ” 。虫还没配时虫主就抛出狂话 ;“今天那个的虫子能斗败我的玉牙青,我就叫他”大爷“ 。两虫都是3.5斟,正码,下盆,交口,还是一口,正青胜出。我二姐夫也没让玉牙青的虫主叫大爷 ,因在人家的底盘吗?怕伤了和气。二姐夫从蚌埠坐火车刚到家,还没吃完饭 。天还下起了大雨,蚌埠的虫友就开车来了。那时小汽车很少,而那人开的却是一辆白色的上海轿车,在那个年代能开这样的车很不得了,我们县还没有这样的车。他说要买我们这条正青 ,那时哪有卖虫子的?蚌埠虫友好说歹说,想要正青,我爸想反正在临淮也没人敢和正青斗了,留在临淮也只是浪费,还不如送他们也让正青到外面会会好的虫子,在我们手里就太可惜了,蚌埠虫友把正青带走了,他走后我们在收拾蛐蛐缸时发现底下压了200元钱,这才反应过来是蚌埠那人悄悄藏在蛐蛐缸底下的,以示心意。

马上又到了玩虫的季节了,我不禁怀念起正青,愿今年能再遇上正青那般好虫!                                                                                            

临淮大关                                               
2009年7月9日

玩虫就是玩的心态,人在玩虫,而不是虫在玩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子文化网 (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  

GMT+8, 2018-4-23 17:4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