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老子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82|回复: 31

老子祖师简要编年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22 18: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都是从网上所能搜查出来的资料,我只是简单作个编排。/ f+ Y* u, M7 Y& N7 w0 m
根据自己的分析,作出了部分的结论,希望能得到朋友们的批评与指正,如果这样,也可当我们为道家的文化作出自己的努力矣!$ v0 r9 A, ~! i8 [9 Y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子祖师是宋国相县厉乡曲仁里人,商朝后裔,贵族,父亲老佐,其生于公元前571年,是个遗腹子,幼承祭祀之世业,师从商容(这为他以后从事礼官、史官打下牢固的基础),后贡士到周室王庭。

点评

www.91xs.cc/book/55/ 魔天记  发表于 2014-12-30 13:03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佐的事迹:
+ r' Q" |) t1 O9 B0 U" ?6 N$ K   前576年八月,宋共公下葬。在这时,华元做右师,鱼石做左师,荡泽做司马,华喜做司徒,公孙师做司城,向为人做大司寇,鳞朱做少司寇,向带做太宰,鱼府做少宰。荡泽要削弱公室,就杀了公子肥。华元说:“我做右师,师所掌管的是对国君和臣下的教导。现在公室的地位低下,却不能拨乱反正,我的罪过大了。不能尽职,岂敢以得到宠信为利呢?”华元便出奔晋国。华元和华喜属于戴族;司城公孙师属于庄族;其他六大臣都属于桓族。鱼石准备阻止华元逃亡。鱼府说:“华元如果回来,必然要讨伐荡泽,桓氏这一族就被波及而灭亡了。”鱼石说:“华元如果能够回来,即便允许他讨伐,他也必然不敢。而且华元曾有大功,国人亲附他,如果他不回来,恐怕国人会群起攻击桓族,桓氏在宋国没有人祭祀了。华元如果讨伐荡泽,还有桓族的向戌在。桓氏虽然灭亡,必然只是亡掉一部分而已。”鱼石自己在黄河岸上阻止华元,华元请求讨伐荡泽,鱼石答应了。华元这才回来,派遣华喜、公孙师率领国人进攻荡氏,荡泽被杀,《春秋》记载说“宋杀其大夫山”,就是说荡泽背弃了自己的宗族。 9 d8 \2 r$ b6 ]0 @! f+ b- w
   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离开都城住在睢水旁边,准备出奔国外。华元派人劝阻他们,他们不同意。十月,华元亲自去劝阻,还是同意,华元就回来了。鱼府说:“现在不听从华元的话,以后就不能进入国都了。华元眼睛转动很快,说话很急,已经有别的想法。如果不接纳我们,现在就要疾驰而去了。”他们登上山头一看,就看到华元疾驰而去。五个人驱车跟着华元,华元已经掘开睢水堤防,关闭城门登上城墙了。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就逃亡到楚国。华元派向戌做左师,老佐做司马,乐裔做司寇,来安定国人。# d" m2 Q$ O4 ~' A; |3 m
   前573年六月,郑成公入侵宋国,到达宋国曹门外,会合楚共王一起进攻宋国,占领了朝郏。楚国的子辛和郑国的皇辰入侵城郜,占取幽丘。他们一起进攻彭城,将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送回,留下三百辆战车做防守,然后回国。七月,老佐、华喜率兵围攻彭城,讨伐鱼石,老佐战死。* E' V$ v' }- U6 u
   前572年正月己亥,晋国主导的诸侯联军包围宋国彭城,彭城向晋国投降。晋国人将彭城的鱼石、向为人、鳞朱、向带、鱼府带回国,安置在瓠丘。 + s# L9 a1 n6 S. N0 S/ |
  注:《钦定四库全书.江南通志》卷三十五:“相县故城在宿州西北相山下,春秋时宋邑。秦置县,汉为沛郡治,今为相城乡。《水经注》云:睢水东迳相县故城南,宋恭公之都也。” 宋之相县厉乡,背负相都,南对楚、陈战略重镇——焦与鸣鹿,是南北三国交锋的最前沿。+ D5 l; E# d: `" U" s
   彭城,又名彭城邑、彭城县,曾为古都涿鹿和今江苏徐州的旧称。西汉的开国皇帝汉高祖是郡北部沛县人氏,汉朝建立后他因此将郡改名为沛郡,原郡内的彭城(今徐州市)及其附近被分置为楚国。(沛,彭城,今徐州是也。成玄英《疏,庄子。寓言》:阳之居南之沛。)
, V; |2 F2 C8 _! n& K7 q3 h! W   根据《左传》记载,春秋时楚有老莱子,鲁有老祁,宋有老佐。估计是商纣王灭彭祖国时,老氏后裔四散逃亡,其中一支逃到南方,即楚之老氏;一支逃到彭城北,即鲁之老氏;主要的一支就在彭城附近藏匿,即宋国的老氏。在宋国的这一支,当系老童老 之正宗,眷恋故土,不肯远去。微子封于宋,这一支在殷故城相安家的商之遗民老氏又成了宋国贵族,仍世为史官。老聃当是宋国老氏后裔。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老子祖师的父亲老佐,能在原司马荡泽死后被右帅华元任命为司马,安定国人,并后派老佐、华喜率兵围攻彭城,讨伐鱼石,可以看到老佐的官职是很大的,并受到华元的信任,是同一政治立场的派系,他是有着深厚的历史社会基础的,所以老佐战死于彭城后,其儿子应受到了重点的培养,这是可以理解的。; C5 a! L7 _8 }: a
   老佐(?-前573年),子姓,老氏,名佐,是宋戴公的后代,宋国司马。戴族下同时还有商氏,所以《淮南子·缪称训》:“老子学商容”,这应是氏族的重点培养。6 _3 d) J6 F1 y9 i# }( Q; E, K
   从商容学礼法,还有鬼神祭祀世业,自然有商易《归藏》,这个易重于坤卦,主柔,厚德载物。
( w1 u: q* \1 D' m" X& a   商容是在戴族中应是声望很高的人,住于宋国都城;相子城即相城,派车送老子祖师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注:0 a6 v1 G7 G1 t$ {
  《说苑·敬慎篇》, v8 b5 b" l7 x8 [
      常枞有疾,老子往问焉,曰:先生疾甚矣,无遗教可以语诸弟子者乎?常枞曰:子虽不问,吾将语子。过故乡而下车,子知之乎?老子曰:非谓其不忘故邪?常枞曰:过乔木而趋,子知之乎?老子曰:非谓敬老邪?常枞曰:嘻!是已。张其口而示老子曰:吾舌存乎?老子曰:然。吾齿存乎?老子曰:亡矣。常枞曰:子知之乎?老子曰:夫舌之存也,岂非以其柔耶!齿之亡也,岂非以其刚耶?常枞曰:噫!天下之事已尽矣,无以复语子哉!; D& {& X3 I9 b5 X
    (常枞,《高士传》作“商容”。《世说》注云:商容,老子师。)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3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 G" N5 ?( H8 n4 l( x) H0 t/ s6 ^公元前566年,六岁;
$ r, V- [0 E6 J; [  Y) g公元前562年,十岁;
' p& c- ~) ~$ o# K! A$ v六岁到十岁,初步的学习。十岁之后“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就往外读书,从学于商容;! E. p) |- ]7 Q& W% k
公元前559年到公元前557年,即十三岁到十五岁读大学;
% z6 F/ z% A( i3 J公元前554年,十八岁贡士选入周,从周太学博士;
3 l' ^4 f: |3 F0 e2 b公元前552年,二十岁,冠礼,可以为官。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注:
7 H8 W& D- n" d+ A. a  《大戴礼·保傅》说:“古者年八岁而出就外舍,学小艺焉,履小节焉;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节焉。”所谓“八岁而出就外舍”,就是入小学;“学小艺”,即初步的读书、书写与计数;“履小节”,即初习家族中日常生活时应遵循的礼节。所谓“束发”即成童,一般是指15岁以上;“学大艺”,即掌握有关礼、乐、射、御等知识技能;“履大节”,即遵循朝廷君臣之礼。《礼记·内则》说得更详细:“六年教之数与方名”,“九年教之数日”,“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计”,“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
* R9 I* ~- y+ @6 x' X: Y' M  西周贵族儿童教育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六至九岁在家中学习,学习简单的数字、东南西北中等方名、天干地支等。第二阶段,10岁“出就外傅,居宿于外”,便是入小学,学习以书写、计数、音乐、舞蹈为主。这是沿袭氏族公社训练孩童要住宿在外的风俗。不过这和《大戴礼·保傅》记述的八岁入小学略有出入。第三阶段,13岁为成童,以学习礼、乐、射、御为主,这时该已入大学,礼、乐、射、御正是大学的主要课程。! I" Q# k4 r1 t$ u) \
  王畿之外的诸侯国也有贡士之制。《礼记·射义》云:“诸侯岁献贡士于天子。”郑玄注曰:“岁献,献国事之书及什偕物也。三岁而贡士。旧说云:大国三人,次国二人,小国一人。”1 [% z, y) ?" M  p, \- g# A4 z# R
  《礼记·射义》记载:“天子试之于射宫。其容体比于礼,其节比于乐,而中多者,得与于祭。其容体不比于礼,其节不比于乐,而中少者,不得与于祭。数与于祭而君有庆,数不与于祭而君有让。数有庆而益地,数有让而削地。”
0 }3 Y3 A/ o, o6 r# L4 g9 N* k  西周的国学、乡学和宫廷教育的情况基本相同,也是亦官亦师。国学由大司乐(大乐正)主持,是国家的礼官,负责宗教祭祀与国家典礼之事。大司乐下面还有许多官员分掌其职。据《礼记·文王世子》载,除大乐正外,还有小乐正、大胥、小胥、大司成、龠师、龠师丞、太傅、少傅、师氏、保氏等等。《周礼·春官》也有类似记载。他们既是国家的正式官员,又是国学的教师,承担国家的教育与教学工作。他们大都为国家礼官之属,只是师氏、保氏为国家司徒之属兼主王室的武备。
3 X, s. |* I8 j  至于乡学的教师,也都由国家及地方各级行政官员兼任,由大司徒主持。据《周礼·地官》载,除大司徒外,还有乡师、乡大夫、州长、党正等等,他们都是地方乡学的主持者和教师。还有致仕(即退休)的大夫与士,也直接担任乡学的教师,称之为“父师”、“少师”。如《尚书大传》卷五《略说》所载:“大夫、士七十而致仕,老于乡里,大夫为父师,士为少师。”# Z2 U1 }' N1 X( B! d
  “礼”是大学中最重要的课程。贵族子弟学会了“礼”,在政治活动、外交活动及道德生活中,行动才会合乎规范,站稳贵族的立场,显示贵族的尊严,有利于任官和治民。大学中所教的“礼”,则是贵族生活中所常见的“五礼”:吉礼、凶礼、宾礼、军礼、嘉礼。. w  X0 c  O) a6 k+ ?7 U  [% j; n/ z( w
吉礼讲祭祀,以敬事邦国鬼神;凶礼讲丧葬凶荒,以救患分灾,哀悼死亡;宾礼讲朝会过从,使诸侯亲附;军礼讲兴师动众,以征讨不服;嘉礼讲宴饮婚冠等喜庆活动,以亲万民。* K  `, N# [0 O9 Y: A4 r* r
  西周大学教育中强调“礼”与“乐”的密切配合。《礼记·文王世子》曰:“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礼乐。乐所以修内也,礼所以修外也。礼乐交错手中,发形于外,是故其成也怿〔yi译〕,恭敬而温文。”礼的作用在于约束人们的外部行为,具有一定的强制性;而乐则重在陶冶人们内心的情感,使本来具有一定强制性的礼变为能获得自我满足的内在精神需要。所以《礼记·乐记》说:“乐者,通伦理者也。”
/ }1 z( b2 c- B8 Y# X" ?" k$ `  选士与选官为一途,选士即为选官,士有所举则必有所官,《文献通考·选举九》说:“古人之取士,盖将以官之,然则举士与举官非二途也。三代之时,法制虽简,而考核本明;毁誉既公,而贤愚自判。往往当时之士被举,未有不入官者也。”这里说的“三代之时”,主要指的是西周时代,西周时代选士制度“举士”与“举官”为一途,必然大大刺激了士人读书学习的积极性,给广大士人指出了读书进学努力的方向,这也就促进了学校教育的大发展,反过来,又促进了士的培养规模的扩大。
- M/ v; T( X* W$ v' t2 M    《礼记·学记》所载,西周的大学已建立起一套分年考试的制度。“一年视离经辨志” ,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 “七年视论学取友”, 七年结束,考试合格者,谓之“小成”,即达到“小有成就”的标准,“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 九年结束,考试合格者,谓之“大成”,即达到“大有成就”的标准。这个九年制的大学在西周并未真正实行,只是一种设想。% Y6 c! \0 L& `7 N: ^2 D
  《大戴礼记·保傅》的注释说:“又曰十五入小学,十八入大学者,谓诸子姓既成者,至十五入小学,其早成者十八入大学。” 到20岁举行“冠礼”后,便为“成人”,开始学礼。& o" ^& ^/ B6 F  a6 B2 _+ V* E! f
  成人礼在中国古代叫做冠礼,正式作为一种仪式,应该是春秋时期. 《礼记》云:“夫礼,始于冠”、“男子二十,冠而字”。对于冠礼非行不可,《礼记》的解释是:“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故冠而后服备,服备而后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已冠而字之,成人之道也。”
7 h/ P+ _4 ]6 R   分析:老师、个人努力、氏族的培养、传承等条件可以造就一个人鹤立鸡群于同辈之上,为礼官,骄傲的情怀会同时产生,一腔热血的青年,做事正直,守礼,抱负远大的理想。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551年,王子晋14岁,此年老子祖师21岁,为礼官;  T( y( t# C# ?
公元前549年,王子晋死,此年老子祖师23岁;, c2 t* |  R( \  u5 e
公元前545年,王子贵即位为周景王(周灵王驾崩),此年老子祖师27岁;
& U0 z0 h2 G5 u公元前543年,周灵王弟弟儋季的儿子儋括欲立王子佞夫,王子佞夫不知。尹言多、刘定公毅、单献公蔑、甘悼公过、巩简公成杀死王子佞夫。书曰“天王杀其弟佞夫。”儋括逃到晋国。此年老子祖师29岁。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注:王室背景:& s% Z$ p4 b3 T6 }$ i+ [
    在位二十七年的周灵王是东周时期一个平庸的帝王,但太子晋却口碑极佳,温良忠厚,聪明博学,年纪较轻就开始以太子的身份辅佐朝政。师旷是春秋时代著名的音乐家,晋平公派他晋见太子晋时,曾与他探讨君子之德,太子晋联系舜、禹、周文王、周武王的作为,精辟地阐述了自己的理解,使得曾经劝说晋平公治国要以“仁义为本”的师旷心悦诚服。' P# i$ Z  I# F' c/ j8 ?4 x3 R! b
  周灵王二十一年(前551年),谷、洛二水泛滥,王宫也受到洪水的威胁,就在这个时候,太子晋与周灵王在治洪策略上发生分歧。周灵王准备沿用壅堵的方法,太子晋反对道:“不可,曾听自古为民之长者,不堕高山,不填湖泽,不泄水源,天地自然有其生生制约之道。”同时以禹的父亲鲧用壅堵的方法治水失败的教训批评了周灵王的治水计划。忠言逆耳,也许是太子晋的批评过于尖刻了吧,周灵王一怒之下将太子晋废黜为庶人。太子晋被废黜后,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不到三年,就抑郁而终,年仅十七岁。' @5 V" J" K9 V1 P' V/ s
  王子佞夫(?-前543年),姬姓,名佞夫。周灵王的王子,周灵王弟弟儋季的儿子儋括想立王子佞夫为王,而不是王子佞夫的哥哥王子贵(周景王,当时太子晋王子乔已死)。前545年五月癸巳,周灵王驾崩,王子贵即位为周景王。鲁襄公三十年(前543年)儋括欲立王子佞夫,王子佞夫不知。尹言多、刘定公毅、单献公蔑、甘悼公过、巩简公成杀死王子佞夫。书曰“天王杀其弟佞夫。”儋括逃到晋国。" X5 U2 Q/ s4 t* |
  周景王:东周君主,周灵王的之子。前545年灵王死后即位,在位二十五年。前520年去世。在位实行改革,整顿贵族田地和农户编制,承认土地私有,按田亩征税等(与子产有关)。
0 i( u+ X: W( ?* g4 v, g' K  周景王,名姬贵(公元前?~前520年)。周灵王第二子。灵王死后继位。在位25年,病死,葬于翟泉(今河南省洛阳市旧城)。3 S9 Q2 W0 R' q0 y( K
  周景王姬贵在位时,财政窘困,器皿用具都得向各国乞讨。有一次,他宴请晋国大臣荀跞,指着鲁国送来的酒壶说:“各国都有器物送给王室,为何独独晋国没有?”荀跞的随员籍谈答复说,当初晋国受封时,王室就没有赐以礼器,目下晋国又忙于对付戎狄,送不出礼物来。姬贵列数了王室赐给晋的土地器物,讽刺世代掌管典籍的籍谈是“数典而忘其祖”,这就是成语“数典忘祖”的来源。这件事说明,春秋初年王室还能赐些土地器物给诸侯,这时却只能靠向诸侯乞讨度日了,天子的威望已经一落千丈。1 H( c; b# A1 B' o
  公元前524年,周景王铸造大钱,是我国文献中关于铸钱的最早纪录。姬贵在位时,原立嫡次子姬猛为太子,但后来姬贵却又宠爱庶子姬朝。公元前520年4月,姬贵病重,特嘱咐大夫盂宾要扶立姬朝为嗣君。姬朝还没有来得及被立为嗣君,姬贵就病死。姬贵死后的庙号为景王。
6 h7 F8 P4 ~0 P$ o# a- L, _/ L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535年,老子祖师37岁,受人甘悼公或甘简公排挤到了鲁国,孔子(17岁)向老子祖师学礼,助葬,老子祖师当时是为礼官;
9 W! ]4 K! v0 Y: @, W: @5 R" n& Y; h公元前530年,老子祖师42岁,返回周室,迁入史官(守藏史),做了22年的礼官结束;
; g( |' t: |. j# W* r9 F! c, i; l& z  4 o$ N1 \! X$ R9 P* o
注:
$ n1 [0 N& O/ h( q  甘悼公,(?-前530年)春秋时期甘国国君,名过。鲁襄公三十年(前543年)五月癸巳,周灵王驾崩后,尹言多、刘定公毅、单献公蔑、甘悼公过、巩简公成杀死儋括支持的王子佞夫。书曰“天王杀其弟佞夫。”鲁昭公十二年(前530年)十月,甘简公无子,立他的弟弟甘过。甘过将要去掉甘成公、甘景公的族人,甘成公、甘景公的族人买通刘献公。丙申日,刘献公杀甘悼公甘过,而立甘成公之孙甘鳅为甘平公。& Z7 I- }- R2 X: S# y- R
  甘简公,春秋时期甘国国君,王子带的后裔。在位时间大约在甘成公、甘景公之后。甘简公死后无子,立他的弟弟甘悼公甘过。鲁昭公十二年(前530年)十月,甘悼公被刘献公所杀。4 L% l& j% C& |0 X6 K- X  x
  刘献公,(?-前520年)春秋时期刘国国君,名挚,子爵。鲁昭公十二年(前530年)十月,甘简公无子,立他的弟弟甘过。甘过将要去掉甘成公、甘景公的族人,甘成公、甘景公的族人买通刘献公。丙申日,刘献公杀甘悼公甘过,而立甘成公之孙甘鳅为甘平公。丁酉日,又杀献太子傅庾皮的儿子过,在集市杀瑕辛与宫嬖绰、王孙没、刘州鸠、阴忌、老阳子。鲁昭公十三年(前529年)秋,鲁昭公、刘献公、晋昭公、宋元公、卫灵公、郑定公、曹武公、莒著丘公、邾庄公、滕悼公、薛伯薛献公、杞平公、小邾穆公在平丘会盟。晋昭公派叔向请教刘献公,如何对待齐国不加盟。鲁昭公二十二年(前520年)夏四月乙丑,周景王驾崩,戊辰,刘子挚卒,无嫡子,单子单穆公立其庶子伯蚠为刘文公。
$ Z, P7 ~& }) x  单献公,(?-前535年)春秋时期单国国君,名蔑。王儋季的儿子儋括想立王子佞夫为王,而不是王子贵(周景王,当时太子晋【王子乔】已死)。鲁襄公三十年(前543年)五月癸巳,周灵王驾崩后,尹言多、刘定公毅、单献公蔑、甘悼公过、巩简公成杀死儋括支持的王子佞夫。书曰“天王杀其弟佞夫。”鲁昭公七年(前535年),单献公弃亲用羁。冬十月辛酉,单襄公、单顷公的族人杀单献公而立单成公。
5 e  l7 w+ {5 ?& o/ y$ @  学礼的文献:
0 K/ M  E$ h! E5 b0 Q6 {% c    《礼记•曾子问》中记载下来:
; G) b' c0 X2 L    曾子问曰:“葬引至于堩日有食之,则有变乎?且不乎?”孔子曰:“昔者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及堩,日有食之。老聃曰:‘丘,止柩就道右,止哭以听变。’既明反,而后行。曰:‘礼也。’反葬而丘问之,曰:‘夫柩不可反者也。日有食之,不知其已之迟数,则岂如行哉?’老聃曰:‘诸侯朝天子,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奠。大夫使,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夫柩不蚤出,不莫宿,见星而行者,唯罪人与奔父母之丧者乎。日有食之,安知其不星见也?且君子行礼,不以人之亲痁患。’吾闻诸老聃云。”
3 R# \9 s: W9 K; ~    《礼记•曾子问》:曾子问曰:“古者师行,必以迁庙主行乎?”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天子崩,国君薨,则祝取群庙之主而藏诸祖庙,礼也。卒哭成事,而后主各反其庙。君去其国,大宰取群庙之主以从,礼也。袷祭于祖,则祝迎四庙之主。主出庙、入庙,必跸’。老聃云。”
! F2 |8 i# I& t, B- g8 h  P) e$ ?    《礼记•曾子问》:曾子问曰:“下殇土周葬于园,遂舆机而往,途迩故也。今墓远,则其葬也如之何?”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者史佚有子而死,下殇也,墓远,召公谓之曰:何以不棺敛于宫中?史佚曰:吾敢乎哉?召公言于周公。周公曰:岂不可!史佚行之。下殇用棺,衣棺,自史佚始也。’”
) H% N& [# |5 ~! V# w4 l, E    《礼记•曾子问》:子夏曰:“金革之事无辟也者,非欤?”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者鲁公伯禽有为为之也。今以三年之丧从其利者,吾弗知也。’”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老子祖师的礼学应著名于当时,引来孔子问学,老子祖师从事的礼学有与丧葬相关的,也就是礼官春官(春官宗伯: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乃立春官宗伯.使帅其属而掌邦礼.以佐王和邦国.礼官之属.)做了22年的礼官,受排挤,识世态变化,战争不断,生灵涂炭,对于当时的丧葬的奢侈,以及战争死亡的现实,的确是引人深思的,同时不忘其抱负,想依赖于王室的作为(或者说无为),但朝庭的权力斗争残酷事实,为老子祖师对于问题的深入更进一步了,民为重的历史故事,君为轻的历史教训不能使到当时的权臣们有所止,反而是越演越烈。2 A; s8 D  i4 \4 s' }# f2 }" W
   王子晋与王子佞夫死,都应该是一场政治的斗争,在这样的斗争里,老子祖师对于合乎礼的主张,或者对王子晋死的怀疑,以及对杀死王子佞夫是否合法提出自己的看法,以致于被排挤,后返回周,老子祖师的正直,以及对礼的深厚造诣,使周景王常识,慢慢迁为史官,当守藏史(天府)。天官(天官冢宰: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乃立天官冢宰.使帅其属.而掌邦治.以佐王均邦国.治官之属.)
2 A1 w; o3 d6 u" o, P   从一个礼官到一个治官的变化:如何治理?. K8 u# c: b$ W7 Z4 \0 Z
   这是一个有着深厚基层认识与宗法礼学传承基础的思想转变,如何守礼,与如何使人守礼的角色转换,人们早就对于礼的守持已是失去了它的本质,忠信已经被人所遗弃,人们追逐于声色犬马、权力、名誉,对于这样的现实情况,如何治理呢?是欲望引起这些变化的,对治欲望才是根本的途径,而王室的领导作用是关键的因素,但是王室的权力早已经被架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部分资料,大家消化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2 18:5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们看完后,有什么意见,欢迎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3 18: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527年,(老子祖师45岁,做史官四年),周景王十八年,太子寿早卒,周景王想立王子朝为太子,遭到了以单子、刘子等为首的大臣们的坚决反对,他们拥立王子猛,一时双方互不相让,太子之事也就迟迟未决,然而周景王与权臣集团的斗争却愈来愈激烈;
0 N9 C1 N( `. z" B, k* Y, f/ [% k公元前525年,(老子祖师47岁),周景王二十年,双方的矛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权臣集团率先发难,攻杀了支持周景王的大臣——王子朝之傅宾起;
( L. a' w6 Y! }1 I/ F公元前523年,老子祖师四十九岁,孔子二十九岁,周景王二十二年,( I: `6 ^7 }0 a' J2 h
孔子适周问礼于老子祖师;
/ _/ _, V: `: c( @: ^2 U3 z/ D注:1 G( g. r& }9 l. v3 ^1 Q
    《史记·孔子世家》:“鲁南宫敬叔言鲁君曰:‘请与孔子适周。’鲁君与之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辞去,而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 “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辩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毋以有已,为人臣者毋以有已。”’ 孔子自周反于鲁,弟子稍益进焉。“) P; ?$ J2 v/ J9 m8 _: G" r  D
   《史记·老子韩非例传》:“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与人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 B$ R' Q6 o; r
   定县竹书《儒家者言》:“于大庙右阶之前有铜□,其□如名(铭)其背〈□□□〉〈之为人也,多〉言多过,多事多患也。”& |+ s9 p1 d. j; k9 v5 s1 u
   《说苑·敬慎》:“孔子之周,观于太庙右阶之前,有金人焉,三缄其口,而铭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无多事,多事多患。安乐必戒,无行所悔。勿谓何伤,其祸将长。无谓何害,其祸将大。无谓何残,其祸将然。勿谓莫闻,天妖伺人。荧荧不灭,炎炎奈何。涓涓不壅,将成江河。绵绵不绝,将成网罗。青青不伐,将寻斧柯。诚不能慎之,祸之根也。口是何伤,祸之门也。强梁者不得其死,好胜者必遇其敌。盗怨主人,民害其贵。君子知天下之不可盖也,故后之下人,使人慕之。执雌持下,莫能与之争者。人皆趣彼,我独守此。众人惑惑,我独不徙。内藏我知,不与人论技。我虽尊高,人莫我害。夫江河长百谷者,以其卑下也。天道无亲,长与善人。戒之哉,戒之哉!’孔子顾谓弟子曰:‘记之,此言虽鄙而中事情。《诗》曰:“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临薄冰。”行身如此,岂以口遇祸哉!’”又见《荀子·宥坐》、《淮南子·道应训》、《说苑·敬慎》、《孔子家语·观周解》、《孔子家语·正论解》、《孔子家语·三恕》,除《说苑》外,皆作鲁桓公庙。
( A; C# z+ w# o% i: e2 E   《孔子家语·致思》:“孔子曰:季孙之赐我粟千钟,而交益亲,自南宫敬叔之乘我车也,而道加行。故道虽贵,必有时而后重,有势而后行,微夫二子之贶,则丘之道殆将废矣。”3 k  S$ `+ n7 o$ |$ J! S
   《吕氏春秋·仲春纪第二·当染》:“孔子学于老聃、孟苏夔、靖叔。”
5 u2 O. b) C# @   《韩诗外传·卷五》:“哀公问于子夏曰:‘必学然后可以安国保民乎?’子夏曰:‘不学而能安国保民者,未之有也。’哀公曰:‘然则五帝有师乎?’子夏曰:‘臣闻黄帝学乎大坟,颛顼学乎禄图,帝喾学乎赤松子,尧学乎务成子附,舜学乎尹寿,禹学乎西王国,汤学乎贷乎相,文王学乎锡畴子斯,武王学乎太公,周公学乎虢叔,仲尼学乎老聃。此十一圣人,未遭此师,则功业不能着乎天下,名号不能传乎后世者也。’诗曰:‘不愆不忘,率由旧章。’”又见《新序·杂事第五》,姓名有异。
1 e: n1 |$ G1 N  g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V! I2 x, J1 E7 R     孔子之所严事,于周则老子,于卫蓬伯玉,于齐晏平仲,于楚老莱子,于郑子产,于鲁孟公绰。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3 18:5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520年,(老子祖师五十二岁,孔子三十二岁),周景王二十五年四月,景王病逝,遗诏更立太子之位,传王子朝。周大夫单旗、刘卷立景王长子猛,为悼王。六月,景王庶子王子朝率百工及灵王、景王的族人与悼王争位,击败王师,史称“王子朝之乱”。单旗、刘卷违先王遗诏,刺杀顾命大臣,引起满朝文武的愤怒。尹文公、甘平公、召庄公集合家兵,以南宫极为帅,攻打单旗、刘卷,悼王命令平叛,但悼王不得人心,刘卷率领的王室军队很快被击溃,悼王逃出洛邑,向晋国告急。诸大臣立王子朝为王。1 }% e+ v* y  ?# z
    晋国闻周王室大乱,遣大夫籍谈、荀跞率军队渡过黄河,直逼洛邑。王子朝见晋师威猛,无法取胜,遂带百官迁居于京(今洛阳西南)。晋国军队护送悼王入居王城。悼王猛借兵复辟,不得人心,一日三惊,当年冬天忧惧而死。单旗、刘卷拥立悼王的同母弟王子匄为王,是为敬王。晋国军队撤退后,王子朝率军攻打王城,敬王派兵迎战。敬王的军队不堪一击,王子朝入居王城。敬王逃到狄泉(又作翟泉,今孟津金村附近)。周王室两王并立,人称王子朝为西王, 敬王为东王。
; t' Y, z. r8 x. L; A( O4 z) K. H9 m
公元前516年,(老子祖师五十六岁),东西二王互相攻杀,数年不决,王子朝的大臣召庄公、上将南宫极相继去世。敬王使人散布谣言,称王子朝之乱,使上天震怒,南宫极是被天雷劈死,于是王城民众人心悚惧。敬王复请兵于晋国。晋国遣大夫荀跞率兵入周。王子朝率众拒守,城破,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文公等携周之典籍奔楚。敬王入居成周。至此,王子朝之乱初步平定。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3 18: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公元前516年王城坏,老子归隐,居处并不固定,见诸于《庄子》《列子》《吕氏春秋》等先秦诸子的零星记载,可知他的活动最初应在其家乡周边一带陈、楚、相,萧、徐、许、厉、偪阳、鲁、郯等地活动,足迹遍及今天的湖北北部、河南南部、山东西南部、江苏以及安徽北部等地区,并留下了很多故事传说,其中被广泛流传的是他深隐居沛时的一些事迹。' A7 h9 R& u2 O4 f- x
   在居沛之时,因为他在那个时代的特殊经历和学术声望,很多人都在慕名寻找他、拜访他,这些人苦苦追寻着老子的踪迹,纷纷造门,流连不去,皆拜伏在老子面前,低声下气,毕恭毕敬,唯唯诺诺,甚至“……进盥漱巾櫛,脱履户外,膝行而前……”(《庄子•寓言》之“阳子居南之沛”)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4 19: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512年(老子祖师六十岁)周敬王八年$ O+ K" T# W5 P, _+ d4 w
     孔子(不惑之年)再一次问学。这已是孔子第三次问学于老子祖师了。这可能是与周敬王由于未能从王子朝手中追回周室典籍,故而重新向天下征集图书,以重建周王室图书馆有关,资料待查。
8 t1 ?9 A2 |/ x) r# |
2 v0 D+ Q. D/ D    《庄子·天道》:“孔子西[观]藏书于周室,子路谋曰:‘由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观]藏书,则试往因焉。’孔子曰:‘善。’往见老聃,而老聃不许,于是繙十二经以说。老聃中其说,曰:‘大谩,愿闻其要。’孔子曰:‘要在仁义。’老聃曰:‘请问仁义,人之性邪?’孔子曰:‘然。君子不仁则不成,不义则不生。仁义,真人之性也,又将奚为矣?’老聃曰:‘请问何谓仁义?’孔子曰:‘中心物恺,兼爱无私,此仁义之情也。’老聃曰:‘意!几乎后言。夫兼爱,不亦迂乎?无私焉,乃私也。夫子若欲使天下无失其牧乎?则天地固有常矣,日月固有明矣,星辰固有列矣,禽兽固有群矣,树木固有立矣。夫子亦放德而行,循道而趋,已至矣,又何偈偈乎揭仁义,若击鼓而求亡子焉?意!夫子乱人之性也。’”
  Y! H; V( I9 ?4 n  T: E   《庄子·天运》:“孔子见老聃而语仁义。老聃曰:‘夫播糠眯目,则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囋肤,则通昔不寐矣。夫仁义憯然乃愦吾心,乱莫大焉。吾子使天下无失其朴,吾子亦放风而动,总德而立矣,又奚杰杰然揭仁义,若负建鼓而求亡子者邪?夫鹄不日浴而白,乌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朴,不足以为辨;名誉之观,不足以为广。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 T; u% }! ^( \6 o$ w  《吕氏春秋·贵公》
7 H1 T# G8 }% d1 ~2 r9 K6 j, g. ^      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故老聃则至公矣。
6 q; }' L8 w. T% b3 Q1 ~  《战国策·齐策》
5 c, J5 y6 N2 Q9 v3 D# a! |5 i  颜  曰:老子曰:虽贵必以贱为本,虽高必以下为基,是侯王称孤寡不谷。是其贱之本与非?(按当作“非与”)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4 19: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505年(老子祖师六十七岁),周敬王趁楚国为吴国所破之际,派人杀死了王子朝(南阳现在还有王子朝墓,就是姬朝长眠之地)。 ; H9 i' j4 X* y% I) l4 _2 V. P
公元前504年(老子祖师六十八岁)春,王子朝之余党儋翩将在周作乱,郑国助之,为之伐周六邑。鲁国奉晋国之命,讨伐郑国,晋国以大夫阎没率军入周,助周戍守。是年冬,儋翩率 众起事,周敬王逃出成周,居于姑莸(周邑)。
5 e: y) O# o3 z6 N/ m. Q/ @# ]1 r* T公元前503年(老子祖师六十九岁),晋国军队攻取王城,迎敬王入居。然后,又攻取叛军控制的谷城(今孟津县横水东)等地。至此,王子朝之乱才彻底平定。
% O7 J% P+ o4 o& ?, Y) o8 F# F" i# Y; Z( A! j
, {. k6 p( n) Q( X% e0 L
   分析:从公元前527年到公元前503年,王子朝之乱才算彻底平定,历时24年,而老子祖师应在公元前516年随同王子朝,因为诏书是传位于王子朝的,任务当然就是典籍的保管,或者早在这一年之前,这项工作已经在做了,公元前516年到公元前503年,历时14年,也就是说在这14年期间,随着携周之典籍奔楚,老子祖师主要的问题应该就是如何安排典籍的运输、放存,还要考虑到保密的工作,所以老子祖师在这段时间会是神龙一般的神出鬼没的,入楚(应随典藏而入楚)是肯定的,或者四处游走,或者处理好工作,隐迹到沛,这都是有可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4 19:3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附:王子朝之乱始末; H, j) x" @2 C2 X9 S, ]4 ]
   2、东周王室内乱
" Y) t/ w) V8 T) k. i   【左传】昭公二十二年春,王二月甲子:
" \" f6 {5 x+ e% [, F% `   王子朝、宾起有宠于景王,王与宾孟说之,欲立之。刘献公之庶子伯蚡事单穆公,恶宾孟之为人也,愿杀之。又恶王子朝之言,以为乱,愿去之。宾孟适郊,见雄鸡自断其尾。问之,侍者曰:“自惮其犠也。”遽归告王,且曰:“鸡其惮为人用乎?人异于是。犠者,实用人,人犠实难,己犠何害?”王弗应。夏四月,王田北山,使公卿皆从,将杀单子、刘子。王有心疾,乙丑,崩于荣锜氏。戊辰,刘子挚卒,无子,单子立刘蚠。五月庚辰,见王,遂攻宾起,杀之,盟群王子于单氏。
9 l5 F! a9 U8 q# y: z! S   丁巳,葬景王。王子朝因旧官、百工之丧职秩者,与灵、景之族以作乱。帅郊、要、饯之甲,以逐刘子。壬戌、刘子奔扬。单子逆悼王于庄宫以归。王子还夜取王以如庄宫。癸亥,单子出。王子还与召庄公谋,曰:“不杀单旗,不捷。与之重盟,必来。背盟而克者多矣。”从之。樊顷子曰:“非言也,必不克。”遂奉王以追单子。及领,大盟而复,杀挚荒以说。刘子如刘,单子亡。乙丑,奔于平畤,群王子追之。单子杀还、姑、发、弱、鬷延、定、稠,子朝奔京。丙寅,伐之,京人奔山。刘子入于王城。辛未,巩简公败绩于京。乙亥,甘平公亦败焉。叔鞅至自京师,言王室之乱也。闵马父曰:“子朝必不克,其所与者,天所废也。”单子欲告急于晋,秋七月戊寅,以王如平畤,遂如圃车,次于皇。刘子如刘。单子使王子处守于王城,盟百工于平宫。辛卯,寻阝肸伐皇,大败,获寻阝肸。壬辰,焚诸王城之市。八月辛酉,司徒丑以王师败绩于前城,百工叛。己巳,伐单氏之宫,败焉。庚午,反伐之。辛未,伐东圉。冬十月丁巳,晋籍谈、荀跞帅九州之戎及焦、瑕、温、原之师,以纳王于王城。庚申,单子、刘蚡以王师败绩于郊,前城人败陆浑于社。十一月乙酉,王子猛卒,不成丧也。已丑,敬王即位,馆于子旅氏。十二月庚戌,晋籍谈、荀跞、贾辛、司马督帅师军于阴,于侯氏,于溪泉,次于社。王师军于氾,于解,次于任人。闰月,晋箕遗、乐征,右行诡济师,取前城,军其东南。王师军于京楚。辛丑,伐京,毁其西南。    《左传》鲁昭公二十二年这一段叙述了周王室内乱的起因是因为争夺王位,从根本上说,是王室和权臣争夺王权,从外部背景而言是晋国为维持霸权,要“挟天子以令诸侯”,需要弱势王权。周景王的王位继承人太子寿早夭,未能再立太子,这其中的原因未见记载,但从史料中可以推知,权臣们与景王意见对立,使景王不敢贸然立嗣。天子的后妃众多,子嗣也多,就分成了两派。二儿子王子朝看来是个贤仁有志的王子,在成周深受中下层民众的拥戴,很多大臣始终追随他,多数的王子也跟着他,他也受到周景王的宠信,王族都拥戴他。宾起可能是个大夫,与王子朝关系密切,同样受景王宠信。
! Z; ^1 C" k  w7 h- {    景王和宾起喜爱王子朝,要立王子朝为太子。(成周的贵族刘氏和晋国贵族范氏世代通婚,依靠晋国的支持,大贵族刘氏和单氏把持着朝政,不愿让有独立自主倾向的王子继位,而愿找个傀儡。)刘献公的庶子伯蚠事奉单穆公,讨厌宾起的为人,愿意杀掉他。又讨厌王子朝的话,认为违背了礼制,愿意除掉他。有一次宾起走到郊外,看到雄鸡自己弄断自己的尾巴。他问为什么,侍者说:“这是它自己害怕作牺牲。”宾起赶快回来报告景王,而且说:“鸡大概是害怕被人利用吧!人就和这不一样,牺牲,是被人使用的,被人利用确实困难,被自己利用还有什么妨碍?”景王不回答。夏季,四月,景王在北山打猎,让公卿们都跟着,准备杀掉单子、刘子。景王有心脏病,十八日,死在荣锜氏那里。(刘氏和单氏立了王子猛继位,为周悼王)二十二日,刘子挚死了,没有嫡子,单子立了刘蚠。五月初四日,刘蚠进见周悼王,就乘势攻打宾起。杀死了他,和王子们在单氏那里结盟。
7 p" s5 h7 h6 f8 M4 j5 c' a   六月十一日,安葬完周景王。王子朝依靠旧官和百工中失去官职的人与灵王、景王的族人的支持发动叛乱(“百工”指手工业工人。夏商周时期手工业者居住在城市中,是城市市民的主体。为了保持垄断和防止农民弃农经商,手工业者都只能在官办的作坊中,在官府的监督下从事劳动,生产的手工艺品全部上交给有司,不能私自买卖,官府发给一定的实物,如柴米等作为薪酬。手工业者地位很低,半奴隶状态,都在官府登记注册,称“百工有籍”,并且世代为工,不能私相授徒。统治阶级对手工业者的人身自由的施加限制,也限制了手工业的发展与壮大,限制了商业和商品经济的发展。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元代,各代的差别只是限制的多少而已,这是中国封建社会能长期延续、商品经济不能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百工中选拔一些人作坊长,为下层官员,代替政府监督,有赏罚之权,也是肥缺。宫内府换人时也会用自己的人作新坊长,这样就有一些人失去官职)。    王子朝率领郊地、要地、饯地的甲士以驱逐刘子。十六日,刘子逃亡到扬地,单子在庄宫迎接悼王到自己家里,王子还在夜里又把悼王带到庄宫。十七日,单子出奔,王子还和召庄公谋划,说:“不杀死单旗,不能算胜利。和他再次结盟,他必定会来。违背盟约而战胜敌人的事情是很多的。”召庄公听从了他的话。樊顷子说:“这不成话,必然不能战胜敌人。”于是王子还就奉悼王追赶单子,到达崿岭,大张旗鼓地结盟后一起回去,杀死了挚荒以向单子解释。刘子回到封地刘地(召集兵马),单子逃亡,十九日,逃到平畤。王子们追赶他,单子(回兵)杀了还、姑、发、弱、鬷、延、定、稠(八家王子),王子朝败逃到京地。二十日,单子攻打京地。京地人逃亡到山里,刘子进入王城。二十五日,(攻打王子朝的)巩简公在京地大败,二十九日,甘平公也在那里战败。叔鞅从京师回来,说起王室的动乱,闵马父说:“王子朝必定不能得胜,他所亲附的人,都是上天所弃的。”单子想向晋国告急。秋季,七月初三日,带着周悼王去平畤,又到了圃车,住在皇地。刘子退回到刘地,单子派王子处在王城守卫,和百工在平宫结盟。十六日,(支持王子朝的)鄩肸攻打皇地,大败,被俘。十七日,鄩肸在王城的市上被烧死。八月十六日,司徒丑带领的周天子军队在前城大败,百工叛变。二十四日,(百工)攻打单氏的住所,被打败。二十五日,单氏反攻。二十六日,(王子朝军)攻东圉。冬季,十月十三日,晋国的籍谈、荀跞率领九州的戎人和焦地、瑕地、温地、原地的军队,把周悼王送回王城。十六日,单子、刘蚠率领周天子的军队在郊地作战大败,前城人在社地打败陆浑。十一月十二日,王子猛死(有人说是王子朝杀猛,误,刘氏单氏一直裹挟着周悼王,如其暴亡,定是刘单二人所为,恐悼王与二人有不同意见,所以又立亲晋国的王子丐为王)。《春秋》不记“崩”,是由于没有举行天子丧葬礼。十六日,周敬王即位,住在子旅氏家里。十二月初七日,晋国的籍谈、荀跞、贾辛、司马督领兵分别驻扎在阴地、侯氏、溪泉和住在社地。周天子的军队驻扎在汜地、解地、任人。闰十二月,晋国的箕遗、乐征、右行诡带领部队渡河占取前城,驻扎在前城的东南,周天子的军队驻扎在京楚。二十九日,攻打京地,(占领后)拆毁了京城的西南城墙(使京城人失去防御能力)。
3 R; m. O' e( a7 w, e! v% E$ h7 T   
4 W+ Z* ~( B# _; T% V   【传】二十三年春,王正月壬寅朔,二师围郊。癸卯,郊、鄩溃。丁未,晋师在平阴,王师在泽邑。王使告间,庚戌,还。
/ P4 [% n* v4 n  {5 v: R; S   鲁昭公二十三年春季,周历的正月初一,周、晋两国的两支军队包围郊地。初二日,郊地、鄩地人溃散。初六日,晋国的军队在平阴,周天子的军队在泽邑。周敬王派人向晋军报告情势好转。初九日,晋军回国。2 K; R% W3 ^* `+ i- I
   ' p$ Q) u7 ]- r. o) F
   【传】二十三年:夏四月乙酉,单子取訾,刘子取墙人、直人。六月壬午,王子朝入于尹。癸未,尹圉诱刘佗杀之。丙戌,单子从阪道,刘子从尹道伐尹。单子先至而败,刘子还。己丑,召伯奂、南宫极以成周人戍尹。庚寅,单子、刘子、樊齐以王如刘。甲午,王子朝入于王城,次于左巷。秋七月戊申,寻阝罗纳诸庄宫。尹辛败刘师于唐。丙辰,又败诸鄩。甲子,尹辛取西闱。丙寅,攻蒯,蒯溃。- ?, u& G* j: c5 P
   夏季的四月十四日,单子攻取了訾地,刘子攻取了墙人、直人。六月十二日,王子朝退入尹地。十三日,尹圉诱刘佗前来把他杀死。十六日,单子从山道、刘子从大道出兵进攻尹地。单子先抵达而战败,刘子就退回去了。十九日,召伯奂、南宫极带着成周(支持王子朝的)人在尹地戍守(抵抗刘、单军)。二十日,单子、刘子、樊齐带了周敬王去刘地。二十四日,王子朝进入王城,住在左巷。秋季,七月初九日,鄩罗把王子朝送到庄宫,尹辛在唐地击败刘子的军队。十七日,又在诸鄩击败刘军。二十五日,尹辛占取西闱。二十七日,进攻蒯地,蒯地人溃散。
" K) d2 p9 L- D& B   
+ d! M1 `; W6 `: z/ H   昭公二十三年:八月丁酉,南宫极震。苌弘谓刘文公曰:“君其勉之!先君之力可济也。周之亡也,其三川震。今西王之大臣亦震,天弃之矣!东王必大克。”- j( J# b4 F* w7 r7 T
   昭公二十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南宫极封地发生地震(死伤较重),苌弘对刘文公说:“主公努力吧!先君所致力的事可以成功了。西周灭亡的时候,泾水、渭水、洛水一带发生地震,现在西王的大臣那里也发生地震,这是上天惩罚、丢弃他了,东王必然大胜。”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4 19: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传】二十四年春,王正月辛丑,召简公、南宫嚚以甘桓公见王子朝。刘子谓苌弘曰:“甘氏又往矣。”对曰:“何害?同德度义。《大誓》曰:‘纣有亿兆夷人,亦有离德。余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此周所以兴也。君其务德,无患无人。”戊午,王子朝入于邬。
6 X( F, {" v4 E  v$ o1 o    昭公二十四年春季,周历的正月初五日,召简公、南宫嚚带着甘桓公见王子朝。刘子对苌弘说:“甘氏又去了。”苌弘回答说:“有什么妨碍?同心同德在于合乎正义。《太誓》说:‘纣有亿兆人,离心离德,我有治世之臣十个人,同心同德。’这就是周朝所以兴起的原因,主公还是致力于德行,不要担心没有人。”二十二日,王子朝进入邬地。
% C3 G& G, f4 e8 \' s- q. A" j& S; d2 ]% Q8 L& U& p7 h% e5 j: r
    三月庚戌,晋侯使士景伯莅问周故,士伯立于乾祭而问于介众。晋人乃辞王子朝,不纳其使。$ C* y% p% I. o4 b( a
   三月十五日,晋顷公派士景伯到王城调查成周发生的事件,士景伯站在乾祭门上向众人询问。晋国人拒绝见王子朝,不接待他的使者。9 Z# I+ a: \% e1 z) l
   
& ^& P3 p% L0 P    夏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梓慎曰:“将水。”昭子曰:“旱也。日过分而阳犹不克,克必甚,能无旱乎?阳不克莫,将积聚也。”) `- C- I2 b/ a! C8 g4 r: U4 J
   六月壬申,王子朝之师攻瑕及杏,皆溃。
' n! z6 }5 W2 K( P) \$ m' s: I/ G    夏季的五月初一日,发生日食。梓慎说:“将要发生水灾。”昭子说:
5 ^2 ?3 w3 W$ G# M“是旱灾,太阳过了春分而阳气还不能胜阴气,(不正常),一旦胜过阴气,就矫枉过正,能不发生旱灾吗?阳气迟迟不能战胜阴气,将过分积聚。”
! d1 R+ V" ]- l2 j. [) |  y/ R: t6 Q    六月初八日,王子朝的军队进攻瑕地和杏地,两地军队都溃散了。) q5 T; c) d( d0 m3 Y2 U
" w" l6 ?0 y, K7 V" u
    郑伯如晋,子大叔相,见范献子。献子曰:“若王室何?”对曰:“老夫其国家不能恤,敢及王室。抑人亦有言曰:‘嫠不恤其纬,而忧宗周之陨,为将及焉。’今王室实蠢蠢焉,吾小国惧矣。然大国之忧也,吾侪何知焉?吾子其早图之!《诗》曰:瓶之罄矣,惟罍之耻。’王室之不宁,晋之耻也。”献子惧,而与宣子图之。乃征会于诸侯,期以明年。! r" {3 O% [/ i; r- q$ b6 j
    郑定公到晋国,子太叔相礼,进见范献子。范献子说:“对王室该怎
4 z2 b" L7 |2 O7 K2 A么办?”子太叔回答说:“我老头子对自己的国家和家族都不能操心了,哪敢涉及王室的事情。人们也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寡妇不操心经纬纺织之事,而忧虑周王室的陨落,因为怕祸患也会落到她头上。’现在王室确实动荡不安,我们小国都害怕了。然而大国忧虑什么,我们哪里知道呢?您还是早作打算吧。《诗经》里说:‘酒瓶空空,仅是酒坛的耻辱。’王室的不安宁,是晋国的耻辱。”(言外之意,这事跟我们小国没关系。晋国一直支持刘、单两家,范刘又是姻亲,不会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怕其他诸侯干预,试探一下郑国的反应)范献子害怕了(范献子怕其他国家插手,事情就难办了,当时吴楚正在打仗,楚国顾不上中原的事情,必须尽早了结王位之争),就和韩宣子谋划好,征召诸侯盟会,时间定在第二年。
; ?$ {8 d* a% [  C* C. ^  |/ M: i/ M' i' X" ~- l- L
    秋八月,大雩,旱也。
# V; T# V4 i4 I6 N    冬十月癸酉,王子朝用成周之宝珪于河。甲戌,津人得诸河上。阴不佞以温人南侵,拘得玉者,取其玉,将卖之,则为石。王定而献之,与之东訾。( ~+ ]* k6 H$ `
    秋季,八月,举行盛大的求雨祭,发生了大旱。+ G2 f5 |3 y5 |& O3 i4 D2 H
    冬季,十月十一日,王子朝用成周(传世)的宝圭沉到黄河里向河神祈雨。十二日,渡口的船工在黄河捞得了这块宝圭。阴不佞带着温地人往南袭击王子朝,拘捕了得到玉的人,把玉拿过来,准备卖掉它,却原是一块石头(璞玉)。阴不佞在王室安定后把它献给周敬王,周敬王把东訾赐给他。; D' e. u( o1 d2 d3 O4 }
3 }! ]  Q# {3 }. \4 G
   ◇昭公二十五年: 夏,会于黄父,谋王室也。赵简子令诸侯之大夫输王粟,具戍人,曰:“明年将纳王。”
2 q0 Z4 w5 M. k# }" Y  R  H/ m     昭公二十五年夏季,鲁国子太叔和晋国赵鞅、宋国乐大心、卫国北宫喜、郑国游吉、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在黄父会见,商量安定王室。赵鞅命令诸侯的大夫们向周敬王输送粮食并准备戍守的将士,说:“明年将要送天子回去。”
" j/ m% \& k2 A7 c7 o& Z: R
3 n# w0 x2 ~. v3 E& E8 J- f    昭公二十六年:四月,单子如晋告急。五月戊午,刘人败王城之师于尸氏。戊辰,王城人、刘人战于施谷,刘师败绩。
% b2 L) Y/ Z, o0 A# X4 B   七月己巳,刘子以王出。庚午,次于渠。王城人焚刘。丙子,王宿于褚氏。丁丑,王次于萑谷。庚辰,王入于胥靡。辛巳,王次于滑。晋知跞、赵鞅帅师纳王,使汝宽守关塞。
+ l& {: O$ F8 ~2 b    昭公二十六年四月,单子到晋国告急。五月初五,刘氏的军队在尸氏打败了王城的军队。十五日,王城人、刘人在施谷开战,刘军大败。. |( C8 `1 N# ]0 B  @! C- `7 @( k
    七月十七日,刘子带周敬王离开刘邑。十八日,住在渠地,王城的军队放火烧了刘邑。二十四日,周敬王住在褚氏。二十五日,周敬王住在萑
5 c1 I6 i) k  s. m' d谷。二十八日,周敬王进入胥靡。二十九日,周敬王住在滑地。晋国的知跞、赵鞅率兵迎接周敬王,派汝宽镇守关塞。
/ M9 P, G0 Q4 b0 j5 `9 c   冬十月丙申,王起师于滑。辛丑,在郊,遂次于尸。十一月辛酉,晋师克巩。召伯盈逐王子朝,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嚚奉周之典籍以奔楚。阴忌奔莒以叛。召伯逆王于尸,及刘子、单子盟。遂军圉泽,次于堤上。癸酉,王入于成周。甲戌,盟于襄宫。晋师使成公般戍周而还。十二月癸未,王入于庄宫。/ g+ O+ K  h; ?8 Z0 b7 U
    鲁昭公二十六年:冬季十月十六日,周敬王在滑地起兵。二十一日,在郊地,就住在尸地。十一月十一日,晋军攻下巩地,召伯盈赶走了王子朝。王子朝和召氏的族人、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嚚保护着周朝的典籍逃往楚国,阴忌逃亡莒地叛变。召伯盈到尸地迎接周敬王,和刘子、单子结盟。敬王的军队就驻扎在圉泽,住在堤上。二十三日,敬王进入成周。二十四日,在襄王的庙里盟誓。晋军下留成公般的部队在成周戍守,就回去了。十二月初四日,周敬王进入庄宫。
  Q( T2 X. a. z' a   0 V- ?/ S$ u( C: {) p. ]( n7 q2 l1 D+ G
   王子朝使告于诸侯曰:‘昔武王克殷,成王靖四方,康王息民,并建母弟,以蕃屏周。亦曰:‘吾无专享文、武之功,且为后人之迷败倾覆,而溺入于难,则振救之。’至于夷王,王愆于厥身,诸侯莫不并走其望,以祈王身。至于厉王,王心戾虐,万民弗忍,居王于彘。诸侯释位,以间王政。宣王有志,而后效官。至于幽王,天不吊周,王昏不若,用愆厥位。携王奸命,诸侯替之,而建王嗣,用迁郏鄏。则是兄弟之能用力于王室也。至于惠王,天不靖周,生颓祸心,施于叔带,惠、襄辟难,越去王都。则有晋、郑,咸黜不端,以绥定王家。则是兄弟之能率先王之命也。在定王六年,秦人降妖,曰:‘周其有王,亦克能修其职。诸侯服享,二世共职。王室其有间王位,诸侯不图,而受其乱灾。’至于灵王,生而有。王甚神圣,无恶于诸侯。灵王、景王,克终其世。今王室乱,单旗、刘狄,剥乱天下,壹行不若。谓:‘先王何常之有?唯余心所命,其谁敢请之?’帅群不吊之人,以行乱于王室。侵欲无厌,规求无度,贯渎鬼神,慢弃刑法,倍奸齐盟,傲很威仪,矫诬先王。晋为不道,是摄是赞,思肆其罔极。兹不谷震荡播越,窜在荆蛮,未有攸厎。若我一二兄弟甥舅,奖顺天法,无助狡猾,以従先王之命,毋速天罚,赦图不谷,则所愿也。敢尽布其腹心,及先王之经,实深图之。昔先王之命曰:‘王后无适,则择立长。年钧以德,德钧以卜。’王不立爱,公卿无私,古之制也。穆后及大子寿早夭即世,单、刘赞私立少,以间先王,亦唯伯仲叔季图之!’/ y, M2 ]% `+ R& f: H
    闵马父闻子朝之辞,曰:‘文辞以行礼也。子朝干景之命,远晋之大,以专其志,无礼甚矣,文辞何为?’”0 M9 H, s% C$ A: L
   王子朝逃亡后派出使节转告各国诸侯说:“从前武王战胜殷商,成王安定四方,康王与民休息,给同母兄弟封邦建国,作周王室的屏障。还说:‘我不能专门享受文王、武王创下的功业,我还要为子孙后代着想(所以才封邦建国),一旦有人昏乱荒淫、纲纪败坏,国家危难,(众邦国)就可以拯救他。’降至夷王,恶疾缠身,诸侯没有一个不遍祭境内的名山大川,为夷王的健康祈祷。到了厉王,他的内心乖张暴虐,老百姓不能忍受,就让他住到彘地去。诸侯离开他们的职位,来国都参与王室的政事。(《国语·周语》:“厉王虐,国人谤王。邵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不听,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竹书纪年》:“八年初监谤,芮伯良夫戒百官于朝……十二年王亡奔彘。国人围王宫,执召穆公之子杀之。十三年,王在彘,共伯和摄行天子事。”)(厉王子)宣王有志(改变其父的做法),(诸侯和公卿)把政权还给了他。到了幽王,上天不保佑周朝,天子昏乱不像个王的样子,用罪过闭塞了王位,被小人裹携而触犯天命,(幽王性暴寡恩、喜怒无常、狎昵群小。尹球、虢石父、祭公三个奸佞小人谗邪媚君,幽王拜尹球为大夫,虢石父为上卿,祭公为司徒。幽王宠爱褒姒,废申后,立褒姒为后,立褒姒之子伯服做王位继承人,还想杀太子宜臼。宜臼的母亲是申侯的女儿,申侯上表责备幽王弃皇后、废太子、宠褒姒、戏诸侯四事。虢石父奏曰:“申侯与太子宜臼谋反,故意揭露大王的过失。速发兵讨之,免生后患!”幽王发兵讨申,申侯大惊,勾结犬戎攻打周王,镐京陷落,幽王逃奔临漳,被杀于骊山之下,犬戎掠走大量财宝,西周灭亡。诸侯听说犬戎攻陷王城,发兵勤王,奉故太子宜臼即位,是为周平王。翌年迁都洛邑,从此,历史进入东周时期。)诸侯代他立了继承人,迁都到郏鄏(以避犬戎)。这就是同宗兄弟们能为王室出力的例证。到了惠王,上天不使周朝安定,使颓生出祸心,波及于叔带。(惠王(阆)公元前652年去世,在位25年。庄王还有一子叫穨,受宠。及惠王即位,穨联络众大夫邊伯等五人作亂,惠王逃至郑国。穨称王,郑国、虢国国君发兵讨伐,杀穨,重立惠王。襄王(郑)公元前619年去世,在位32年。惠王王后生子叔帶,很受惠王宠爱,襄王也畏惧他。三年,叔帶勾结戎、翟讨伐襄王,襄王要杀叔帶,叔帶逃往齐国。齊桓公派管仲平灭威胁周朝的外戎。)惠王、襄王避难,离开了国都。这时候晋国、郑国驱赶罢黜逆臣不端,以安定王室。这就是诸侯兄弟遵照先王的命令(所该做的呀)。在定王六年的时候,秦国人使巫祝降妖,(巫者预言)说:‘周朝会有一个长胡子的天子,也能够兢兢业业完成自己的职分,使诸侯宾服而享安乐,两代都能谨守职分。(但其后)王室中会有人觊觎王位,诸侯因不为王室图谋,而受到动乱灾祸的影响。’到了灵王,生下来就有胡子,他非常圣明,对诸侯没有做什么恶事,灵王、景王都能兢兢业业、善始善终。现在王室动乱,单旗、刘狄搅乱天下,专门倒行逆施,说:‘先王继位哪有什么常规?全凭我心里想立谁,有谁敢来要求改变?’率领一些不敬不孝之人,以(私利)为行为标准在王室中制造混乱。他们侵占之欲没有满足的时候,贪求没有限度,一惯亵渎鬼神,轻慢鄙弃刑法,严重违反盟约,傲慢狠毒,蔑视礼制,假借先王之命以诬先王。晋国无道,帮他们给他们赞助,无限度放纵他们。现在我动荡流离,逃到荆蛮,还没有归宿。如果我的一两位诸侯兄弟甥舅顺应上天的法度,不帮助狡猾之徒,用服从先王的命令,不违背(天道)来(避免)上天的惩罚,免除我没有名份的忧虑,并为我谋划,就是我的祈愿。谨敢完全披露腹心和先王的遗命,希望诸侯认真地考虑一下。从前先王的遗命说:‘王后没有嫡子,就选立年长的王子,王子年纪相当则根据德行选立,德行相当就根据占卜的结果选立。’天子不立自己偏爱的王子,公卿没有私心(不凭私心拥立),这是古代的制度。穆后和太子寿早早夭折去世,单氏、刘氏支持私利,立了年幼的王子,隔断了先王遗命延续(废弃了祖宗立的王法)。请所有长于我或小于我的诸侯考虑除掉他们。”9 \1 J) R2 c" \2 V  w7 c$ b/ [- N/ G
    闵马父听到王子朝的辞令,说:“文辞是用来实行礼仪的。子朝干预大臣们实行周景王的遗命,疏远晋国这样的大国,一心想做天子,太不讲道理了,文辞再好有什么用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老子文化网 ( 豫周公网安备41160002120052  

GMT+8, 2018-4-26 13: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