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老子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4|回复: 24

[原创] [原创]《老子》帛书第四章再疏义暨文白对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16: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原创]《老子》帛书第四章再疏义暨文白对照
作者:徐闽苏  原会员 xuyifan01
' B% n6 F& O- Q- D, t
[原文]
    (四)
  [道冲①,而用之有(又)弗]盈②也。渊③呵!似万物之宗④。
  锉⑤其兑⑥,解⑦其纷⑧,和⑨其光⑩,同11[其尘12。湛13呵!始]或14存。
  吾不知[其谁]之子,象15帝16之先。

3 y+ ~5 O/ o/ A+ D
- K7 ]$ l3 K1 K0 a8 u6 I
[注]
   今本四章。楚简本无此章。
   ①、冲:chōng  “冲”乃“盅”之借。《说文》:“盅,器虚也。”训为虚,与“盈”(盈满)相对。此处的“虚”乃是流动永无终结的不确定性。“道冲”是说:道是没有确定性的流动不已的先验的设定。
   ②、盈:yíng 会意。从皿。《说文》:“满器也。” 意为:有余、多余、多出来、余出。“弗盈”:不盈满,亦即无穷尽。
   ③、渊:淵 yuān  本义:打漩涡的水。《说文》:“淵,回水也。”《小尔雅》:“淵,深也。”(名词)深水、深潭;根源、本源;喻人或事物聚集的地方。(形容词)深邃。如:学问渊博。
   ④、宗:zōng  本义:宗庙,祖庙。(名词)根本、主旨、本原。
! z( ]9 c- s2 Z; d0 D" V7 D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6: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接 第一楼)
' v7 q) H1 w% s. X, F! y
   ⑤、锉:cuò (名词)一种口大而似釜的器具;锉刀的简称。(动词)用锉刀磨物、折断;挫败。
   ⑥、兑:duì  本义:喜悦。古通“锐ruì”:锋利、尖锐、锋芒,有突出的锋芒。
   ⑦、解:jiě  本义:分解牛,后泛指剖开。(动词)分割、拆解。
  ⑧、纷:fēn  本义:马尾韬,扎束马尾的丝麻织物,乱丝,有“乱”义。(名词)争执、纠纷。
  ⑨、和:hé  相安,谐调、调和;平静。
  ⑩、光:guāng  本义:光芒、光亮。《说文》:“光,明也。”;使人感到明亮,能看见物体的那种东西;事物的精华。这里喻指:事物显现出来的内部自在的本质与发展变化的规律。
  11、同:tóng  本义:聚集。  (动词)會合、聚集;使相一致、融会;統一、齊一。
   12、尘:(塵) chén  本义:尘土。(名词)飛揚的細小灰土;世俗;表象。“同尘”,喻指:与嚣杂世俗表象相一致。
/ D4 e8 K/ D& w% S3 }

: d- {* Z$ r8 ?9 a
, J! N6 Z0 V" @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5: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13、湛:zhàn  《说文》:“湛,没有。”段玉裁注:“古書浮沉字多作湛。湛,沈古今字,沉又沈之俗也。”没于水中为沉,湛者如沉入水中,看起来恍惚没有,似虚而实存。本义:清澈透明。 (形容词)深厚、幽深、幽隐;清澈、清楚。
  14、或:hùo  《说文》:“邦也。域,或又从土。”这里的“或”是“域”之省之借,非“或者”、“或许”之“或“。
   15、象:xiàng 本义:大象,一种哺乳动物。象:物象,意为:物体的有确定性的外观,形状、样子、状态;道理;天地间的一切现象。象征(用具体事物表现某些抽象意义);法象(古代哲学术语,对自然界一切有确定性的事物和现象的总称)。象者,有形有名之始也。

* S2 J' i- N& c- K5 A' |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5: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16、帝:dì  象形字,甲骨文字形,象花蒂的全形。上面象花的子房,中间象花萼(花瓣外面的绿片),下面下垂的象雌雄花蕊。本义:有生殖繁衍功能的花蒂。古通“缔”,意为:产生、构造、建造、缔结。衍伸义:天帝,上帝。宗教或神话中称主宰万物的神。最高的天神,古人想像中宇宙万物的主宰。《字汇》:“帝,上帝,天之神也。”这里用的是其本义——“产生、缔结”之生育义,而不是其衍伸义——“天帝、上帝”之义。
1 D) ]7 r- p2 Z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17: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17 16:55 编辑
* j" q- p& ?* M3 y  x- \
5 U: y  v3 @" G: K9 r$ d. c* z
[本章疏义]
  e! j% M  |1 p7 A9 k* N
  本章老子从形而上的本体论范畴论述了:人(认知主体)在自身能动性推动下进行自为的实践所形成的“众妙之门”中,以语言概念为中介,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绽放出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客体),如何才能够实现在语言概念意义上的理解、领悟与认知,进而用确定性的语言概念把该存在者(客体)的存在、逻辑意义、价值等等指称出来。本章分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开门见山地点明了“道冲,而用之有弗盈也。”“道是不确定性的、流动不已的先验设定,而(它)作用起来却又是没有穷尽的。其中,”字的本义是“水撞击”,具有“流动不已”的涵义“冲”字古又通“盅”,虚也。“虚”即是不盈满、不确切,也就是无止境、无限”、“不确定”之义。这就是说,流动不已不确定性,是道的特性。因此,对于道,就只能从抽象的而不是具象的角度,也就是只能从形而上的而不是形而下的角度,来思辨、探讨它而用之有弗盈也”中的“用”,不是“使用”,而是“作用”,作用起来之义。是道自己在“作用”,就像《老子》第一章中的“道,可道也,”道自己在“道说”显示展现出来让看、让听、让感觉一样。道从自身的作用中,或者说,道从自身的道说中,从“无名无形”的不确定性的状态,显示展现出“有名有形”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状态,让看、让听、然感觉,并在认知主体(人)的参赞过程中,将道之道说显示展现出来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用理解、领悟、认知到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揭示命名指称出来,从而肇显出在语言概念上具有确定意义的万事万物。此即本体论意义上的“有生于无”的过程。
   道虽然是不确定性的、流动不已的先验设定,但它作用起来,却是人的感觉所能感知的,因而才能确定它是万物的本源、根据。所以老子接着说:渊呵!似万物之宗。”即“深邃啊!(它)似乎是万物的本原根据。有些《老子》解读者在解读这一章时认为,“道并非是人的感官所能感知的,也是不能言说的”。如果那样的话,老子又凭什么能够确定“道是万物的本源、根据”呢?
. A; _4 Z' T; J" s1 O5 f  ~  l

* v% ?7 g# e4 g; d4 a; M$ Z/ n! K
0 u. _7 t9 G3 ^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1: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17 16:57 编辑 4 o$ r- n3 D7 ]
! @- F5 f" U) Z1 D. m5 U8 k
  本章第二个层次,四个排比句挫其兑,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中的“挫兑、解纷、和光、同尘。”,都好理解,就是“折断不重合的锋芒、拆解不一致的纠纷、调和内在本质一致、统合外在表象相符合”。但其中的指示代词“其”所指的是谁?就需要作一番仔细的分析了。
  有很多《老子》解读者不假思索地认为:那不就是道嘛。岂不知这样一来,就自己前面刚刚下的“道不能感知、不能言说”结论,立即给推翻了,前后成了自相矛盾。不但把形而上的超验的道给弄到形而下的经验的范畴去,而且还进行了人为的干预,明显不妥。更过分的,有些《老子》解读者根本就不考虑这个“其”是谁的问题,直接武断地认定“挫兑解纷、和光同尘即是无为而无不为的延伸”云云。像这样不讲究语言概念确定性绕过问题的解读还不如不解读。

/ K7 J2 R) d: S8 b& q  R

( S( Q! }: w2 v: R' }! I" ^1 J9 I# D7 i/ k4 m* h! A!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0: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17 16:58 编辑
7 U$ u2 u8 U8 d/ K
8 S" y; V: N# V) U, F
  前面对《老子》第一章和第二章的解读中,我们知道,道之作用过程,是道显示展现的没有确定性的持存者自身绽放出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的过程。也就,可以确定性意指的万物在语言概念意义上确定性之产生命名的一个从无名无形到有名有形的过程。
  这个过程,并非仅仅是给一个事先已经熟知的东西“装配上”一个名字,而是在主、客体与作为中介的语言概念,三者当下同时在场的众妙之门”中,源于“道之作用”或“道说”——无限的不确定性的“恒道”在时空中显示展现的“持存者”(无名)蕴含可以确定性意指“存在者”(有名)自身的绽放或解蔽——使之能够让人看、听和感觉的语言概念意义上的“存”(名);而后,认知主体(人)以这个语言概念为中介,在意识上把指称“存在者”的语言概念之发展变化的意义,通过思辨而掌握为自身所有的意识;在不间断的辩读指称“存在者”语言概念意义的过程中,理解、领悟、认识了这个“存在者”,进而命名了这个“存在者”;并同时重新认识自身而推动了自身的成长。
  这样的“命名”过程是认知主体(人)在自身能动性推动下自为的实践所形成的“众妙之门”中,以语言概念为中介,在万事万物意识层面的语言概念意义确定性的确定上,参赞万事万物化的过程。
9 [5 }8 A$ O5 {1 O3 W& H3 S9 _
/ r( b' O4 c5 J, B3 U& q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8: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17 17:00 编辑 . v' y% m7 N5 @# D* O
" J" B. \, g% h: Q8 D
    于是,在这个众妙之门中,持存者显示展现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与指称它存在及其价值、意义的“语言概念”,形成了一个基于某种逻辑的结构——“存在者-语言概念”;指称存在者存在及其价值、意义的“语言概念”,与认知主体(人)通过思辨而掌握为自身所有的“主体意识”,形成了另一个基于某种逻辑的结构——“语言概念-主体意识”。当这两种结构达到基于同一种逻辑的同型相符之时,认知主体(人)对作为客体的“存在者”的基于语言概念意义上的理解、领悟与认知,就在意识的层面上被实现了。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确定,《老子》第四章中挫其兑,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中的“其”,指的就是前面所说的“存在者-语言概念”和“语言概念-主体意识”这两个“结构”。于是,这句话译成现代汉语为“折断‘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与‘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之间不重合的锋芒拆解‘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与‘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之间不一致的纠纷调和‘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形成的主观认识和‘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的存在者的内在本质相一致统合‘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形成的主观认识与‘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的存在者的外在表象相符合。”如此这般,就达到了这两种结构基于同一种逻辑的同型相符。此时,就在意识的层面上实现了认知主体(人)对作为客体的“存在者”的基于语言概念意义上的理解、领悟与认知。

( q& ^; ?4 ~3 T9 N0 w. V2 F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17: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26 11:58 编辑
, Z) ^% K" [1 m+ z! v. x) O; K( C/ Q9 ]! @% ^2 m. {9 S. `
  再次强调,在这里,作为中介的语言概念之“名”是先在的。语言概念之“名”不是人的创造物,它与认知客体(道之道说的持存者显示展现出来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之间的“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基础的决定性的关联;但它与人(认知主体之间的“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所形成的关联,却因为人凭借自身的能动性主动自为的实践活动,而优先于指称客体的语言概念认知客体之间的关联;这个指称客体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只有在“人”(认知主体)通过自身主动自为的实践活动建立起来的、与“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绽放出来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被认知的客体)的关联中,即“主、客互动过程”这个“众妙之门”中,才首次出现,命名活动也才有意义。
/ T1 A/ g% K( D' W5 Y
  认知主体(人)就是这样通过语言概念的中介,进行着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当达到“挫兑解纷,和光同尘”程度,就会对该语言概念指称的、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绽放出来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产生了意识层面的理解、领悟和认知。人们总是处在追求在更深的层次上揭示与存在着的事物(实)相一致的指称表述该事物的语言概念(名)、并通过这个语言概念之名去把握这个事物的实践过程之中。其中,我们不但缺少语言,而且更缺少语法(逻辑)。谁在什么时候做到了符合“挫兑解纷、和光同尘”要求的一致性,谁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实践层次上理解、领悟和认知了存在者显示展现的语言概念意义上的“真理”。这不但体现了“真理”的可贵性,也意味着随着实践的深入,我们能够运用的“真理”、能够运用的语言和语法(逻辑),也随之丰富起来了。

) S. ?( S% U( V& z; p
 楼主| 发表于 2019-1-20 19: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26 12:01 编辑
! q: J! K) f& ^) V) y) @
" j1 X( u: F% @8 {
  这里所说的“层次”,指的是人主动自为的与道之道说的持存者在语言概念中介下互动实践的层次。虽然被认知的客体决定了指称它的语言概念是否为真,但认知主体却优先性地决定了到达该语言概念所表述的层次。人在何种层次上进行主动自为的实践、“挫兑解纷、和光同尘”地领悟、理解、认知到何种层次,人就揭示出在何种层次上的语言概念来指称命名这个层次上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所以对于同一个存在者才会有指称该存在者确定性的语言概念层次的不同划分,才会有存在者真像在不同层次上的语言概念之名的揭示与命名。
  但是,并非认知主体(人)每一次主动自为的实践活动都能做到这两种结构基于同一种逻辑的同型相符的“挫兑解纷、和光同尘”。更多的情况是:人在实践中做不到这两种结构基于同一种逻辑的同型相符的“挫兑解纷、和光同尘”。那么,在这样的实践中,就会有更多的存在者假像的语言概念之名被确定命名出来。这就从本体论意义上说明了,为什么在现实中的实践世界里,那些指称道之道说的没有确定性的持存者绽放出来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指称,其中的假像,远远多于真像的根本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19: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24 18:39 编辑 $ G9 o) b# s$ @7 g

3 p6 I8 }8 B. R' b( p
  通过以上讨论,我们知道:
  人(认知主体)并不能直接同道之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绽放出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被认知客体)打交道,而是通过语言概念的中介才与之建立了联系;
  我们是在意识的层面、在语言概念的意义上,才能去理解、领悟、认知那个持存者绽放出来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被认知客体)显示展现的确定性的语言概念特征;
  继而才能用确定性的语言概念把该存在者(被认知客体)的存在、逻辑意义、价值等等揭示、指称出来;
  而且,在不同实践层次上得到的指称该存在者(被认知客体)的诸多确定性的语言概念之中,既有其不同层次的真像,也有其更多的不同层次的假像。

2 n( p. F0 d, ]. b& G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3: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24 19:20 编辑
5 Y- G( ^/ H, \9 e9 S9 A5 a4 r+ e0 A5 A. `. A
      人类要想生活的丰衣足食、幸福美满,就必须把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向着更深和更广推进,这要求我们必须要用关于世界的真理,而不能用关于世界的假理,来指导我们的实践活动,更不能盲目的实践。而要做到这一点,先要求我们在实践活动中,必须认知指称存在者(被认知客体)的存在、逻辑意义、价值的确定性语言概念之真像。这时,我们就能看出《老子》第四章提出的“挫其兑,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即“折断‘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与‘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之间不重合的锋芒,拆解‘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与‘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之间不一致的纠纷,调和‘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形成的主观意识中对存在者本质的认知‘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中的存在者的内在本质相一致,统合‘语言概念-主体意识’结构形成的主观意识中对存在者表象的认知‘存在者-语言概念’结构中的存在者的外在表象相符合。”的重要意义了:只有在实践中做到老子所说的“挫兑解纷,和光同尘”,我们才能在众多指称存在者的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假像”的遮蔽中,将其“真像”分辨出来。
* D1 o" b, y" y1 ~# N2 t
3 ~9 F8 `: @( C4 q- A) v9 ~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8: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理解了这些,我们就好进一步理解老子接着说湛呵!始或存。的意思了。在这里,老子次强调了道对于万物的本源性、始初性。何谓”?湛者,如沉入水中之物,既有真像显现出来又有假像显现出来,看恍恍惚惚,其中却有实际的存在所谓始或”,或,域也。语言概念意义上的创始领域被确定之前被称为“始或”。按照挫其兑,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的方式,实现的在主体意识的层次上对“道的作用”或“道说”显示展现的持存者绽放出的可以确定性意指的存在者显示展现的确定性语言概念特征的理解、领悟、认知你就能体会到,抽象的“道”,就像没入水中的东西那样,幽隐的很啊,恍惚似虚而实有!语言概念意义上的创始领域被确定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老子就是以此,确认了超越时空的“道”,是万事万物的本源、本体。& I$ e1 C6 b6 [  I  ]3 |

: s8 b) Q  E: V8 D/ C# z0 H

: W5 A) @8 ~+ |" X: r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11: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人海一凡 于 2019-1-26 11:52 编辑
9 K* w6 b: N, l/ m  L* s/ r& D/ y% D- t1 Y5 C3 K1 o; x- k
  u+ Q" H4 @) T* r3 ]5 z
      本章第三个层次只有一句话:“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其中的“象帝之先”是《老子》中最费解的。“”字,有的《老子》解读者把它当做现代汉语中的判断词(或副词)“好象”来理解,把“”字当做“天帝”(上帝)来理解,把“象帝之先”给解读成“好像是天帝(上帝)的祖先”。这样的解读,也不能说它不对,但只能说,它只是按照《老子》文本字面上的现代汉语涵义,作出的一个极其肤浅的纯粹语言概念上的解读,根本没有达到《老子》古汉语文本所蕴涵的形而上的哲学层次。
( E( X0 }1 F/ J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0: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细究起来,《老子》第四章中“象帝之先”这句,是从形而上的角度来讲的。这里,“”是名词,表征的是万事万物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形象特征。指:物体的外观形状、样子、状态;蕴含的道理;泛指:天地间的一切现象。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象者,有形(确定性语言概念)之始也。分为形象之象与抽象之象,抽象之象源于形象之象,是形象之象的升华;形象之象是抽象之象的基础。形象之象即有形的具象,存在于天地万物中,其表述的是形而下的具体物象;抽象之象即无形之道象,蕴含在天地万物之内,存在于形而上学的思维之中,其表述的是万事万物的形上之理。形象之象、抽象之象以及两种象背后的哲理,成了中华先贤所找到的最好的发明创造的确定性语言概念意义的参照坐标系,启迪了中华先贤发明创造的智慧。如:

6 U2 V$ p) i) H9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0: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1、尚象制器。生活需要器具,生产需要工具,自卫需要武器,生活生产还需要如度量衡这样的功能性器具。如何发明器具、工具、武器?仅仅靠个人的聪明和智慧凭空想象行吗?能否从人之外的大自然中汲取、借鉴智慧?答案是可以的。制器者尚象,就是比照自然之物的外形——物象,以及物象内含的哲理去进行器具、工具、自卫武器的发明创造。尚象制器发展到现代社会,出现了专门的学科——仿生学。
  2、尚象制字。汉字,始于黄帝时代的仓颉。《荀子·解蔽》曰:“好书者众,而仓颉独传者,壹也。”仓颉因何创造了字?《周易·系辞下》曰:“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诸夬。”《许慎·说文解字叙》曰:“黄帝之史官仓颉,见鸟兽蹄迒,知分理之可以别相异也,初造书契。”以上两个历史答案告诉我们,汉字的创造与器具创造的原理一样,皆是以形象之象与抽象之象为参照坐标系创造出来的。

, v/ q) z, \% r3 G- B; p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11: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3、尚象制历。“知日之高大,光之所照,一日所行,远近之数,人所望见,四极之穷,列星之宿,天地之广袤。”《周髀算经》告诉后人,测定日影,记载日影围绕圭表一周闭合为圆的时间长度,就可以确定一岁之时间。观测月之朔望,确定一月的时间长度与一年十二个月的时间长度。制历,需要计算,但基础工作乃是对日月星辰之象的观测,以“天象”为依据。
  4、尚象建国。“匠人建国……昼参诸日中之景,夜考之极星,以正朝夕。”这里的“国”,即今日之都市,古代一城为一国。《周礼·冬官考工记》告诉后人,建设都市的第一项工作是确定方位。方位的确定,一是昼测日中之影,二是夜测北极星。两种形象之象在天上,都市建设在地上,但地上的建设要由天上的日星来决定,尚象建国的哲理是不是体现在了建筑学之中?!

' I5 m; C0 p$ N! W, S  r

点评

人所望见,,四极之穷,列星之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9 17:48
发表于 2019-1-29 17: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海一凡 发表于 2019-1-29 11:35
, B6 R, v9 y5 Q9 {" p% @( g/ q/ H6 G3、尚象制历。“知日之高大,光之所照,一日所行,远近之数,人所望见,四极之穷,列星之宿,天地之广袤 ...

( z* h+ o0 P4 L) T/ Y' z' k6 {人所望见,,四极之穷,列星之宿
 楼主| 发表于 2019-1-30 11: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接第十七楼)
+ W* I4 o* u4 {5 [- T) y0 o' m5 h. E: B( r, b0 {% ^# w
6 D+ J' ?% S+ N3 t. @9 n
  5、尚象制数。《左传·僖公十五年》曰:“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中华大地上的数,起于万物,物有其象,象有其数,这是自然之理。
  6、尚象制乐。《礼记·乐记》曰:“乐者,天地之和也。”又曰:“乐由天作。” 孔子曾用“尽善尽美”一辞来评价《韶》乐。《韶》乐是舜时代创造的音乐,尽善尽美的音乐,与乐出自然有关。

; Q! w$ G$ K; g2 Z- R/ a, A
  尚“象”制一切实用的器具、产生一切实用的技术,进而抽象出其中所蕴含的本质和其运动变化的客观规律——道。如解牛的疱丁所言“道,进乎技矣”。“象”字有如此丰富的内涵,若把它仅仅理解为现代汉语中的判断词、副词用法的“好像……”,则舍去了上述丰富的思想内涵,不显得过于单薄,太肤浅了吗?
9 E! `$ @& j) ^9 w! E
0 O% s/ m: d9 b# y" Z: x

$ ?) H, ?: }7 q% ~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16: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看句中的“”字,“帝”象形字,帝的甲骨文字形,象花蒂的全形。上面象花的子房,中间象花萼(花瓣外面的绿片)。下面下垂的象雌雄花蕊。
  (1)本义:花蒂。古通“缔”,意为:产生、构造建造、缔结。
  (2)衍申义: 天帝,上帝。宗教或神话中称主宰万物的神、最高的天神,古人想像中的宇宙万物的主宰。
  (3)专有名词: 君主,皇帝,《说文》:“帝,王天下之号也。”《尔雅》 :“帝,君也。” “帝”字的原意为生出,缔造。在经历母系社会时代之后,将表征生育之能的“帝”字,衍伸视为最高权力的象徵。以后成为氏族部落首领等拥有最高权力者所专用的字。
  在《老子》第四章“象帝之先”这句话中,“帝”字取的是其最初的本义:产生、缔结之义。

0 C: C  g5 ]( f  a; O
  为什么“”字不能解释成“主宰”之意呢?《老子》第五十一章说:“道生之,……生而弗有也,为而弗恃也,长而弗宰也,此之谓玄德。”表明了万物之宗的道不主宰万物。既然“道”都不能成为万物的主宰,那还有谁能成为主宰呢?若万物还有一个主宰存在,那还有生万物的“道”什么事呢?所以这里的“帝”字不能解释成“主宰”之意。

( o# F- w3 `# [7 Y/ C$ o1 m

: A7 \) b+ I' J0 K9 {7 R3 L1 x  ~* }' o5 ^" h4 T* d2 L* O! 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