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研究

致诸学友的公开信

作者:方悟   来源:老子论坛   阅读:1067  
内容摘要:诸位安好!八月一别,已是冬季,十二月初的北京,最低温度刚到零下,又是一个暖冬。踏着落叶,走在绿化带旁,可以欣赏黄绿相间的景色。但原有的国槐被砍,栽了些银杏和雪松,长得并不好。如果是自然选择,我们一定会看到针叶林后退,混交林和阔叶林北移。自然选择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生物进化规......
诸位安好!
八月一别,已是冬季,十二月初的北京,最低温度刚到零下,又是一个暖冬。踏着落叶,走在绿化带旁,可以欣赏黄绿相间的景色。但原有的国槐被砍,栽了些银杏和雪松,长得并不好。如果是自然选择,我们一定会看到针叶林后退,混交林和阔叶林北移。自然选择即“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生物进化规律,人类也是生物物种之一,它也适用于人,许多人认为人独立于生物界外,其认识违反系统理论和系统关系,人类社会活动也必须遵守进化规律,这才符合统一性。我曾多次向你们说明宇宙的统一性、整体性、同一性,三者含义相同,都是强调宇宙的大一统特征。它一方面是说大一统规律即顶级规律支配着所有的事物;另一方面是说各层级系统的具体规律都是顶级规律在不同条件下的不同表现。
我们这一代人都经历过文化革命,反思文革终于使我认识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失败全在于人为干预违背了自然进化,便很自然地接受了老子的思想,接受了他的自然之道。九十年代中期,深入研读了黑格尔的《小逻辑》,终于对黑格尔的辩证法有所理解,当拿这种理解再读《老子》时,豁然贯通,方悟、方悟,今方醒悟。以前不理解老子为什么讲“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而今才知道辩证法是讲同一的,形而上学讲对立,因常人都是对立性思维,致使老子慨叹世无知音。老子的政治理想是无为政治和民本主义,但中国的现实是有为政治和官本位,各级行政官员都拼命以有所为来表现自己,以谋升迁,你不仅无处发表见解而且可能因此而冒极大政治风险。老子说“曲则全”,我因而转向自然科学,从政治领域进入自然科学领域,这是与其他官科、民科不同的地方。因为我相信宇宙是统一的,人类社会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也必须服从统一的自然规律,如果我能正确说明自然现象,那我对社会现象的说明也应是正确的。是马哲给了我初步的统一性认识,但在黑格尔哲学和老子的哲学中我才找到真正的大一统观念(他们的哲学都是自然哲学),遂从半个布尔什维克成为老黑之徒。
最近,我在天地生人讲座发言时给老子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观点又加上了“国法人,家法国,身法家”几个字,以说明宇宙的统一性。“道法自然”,自然之法是最大共性,主观认识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它要以自然为法,真正的哲学应是自然哲学。“天法道”,不是说宇宙按主观真理运动,而是说客观真理与主观真理同一,是说按道运动就是按自然法则运动(非常道首先是自然哲学)。“天”在这里(广义)指宇宙,下一句(狭义)则指太阳系。地球是行星,附属于恒星,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所以地球要随太阳的运动而运动。地球随太阳运动而在空间重力场中引发地质及生态变化,人类生活在地球表面的生物圈中,要适应地质变化和生态变化才能发展,所以是“人法地”。许多人把人类社会看成是独立于自然系统之外的,社会规律不同于自然规律,这就否认了世界的统一性。民族国家是地球村中的基本成员,它要按人类统一的社会进化规律去发展(全球一体化就是最好证明),所以说“国法人”。家庭是人类社会基本组织形式,它要依据国家民族的发展规律来组织和存在,不能背离大的社会环境,所以说“家法国”。个人的道德修养以家庭和谐为目标,要按家庭组织发展规律来培育成长,所以说“身法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老子先倡于孔子,其实它是尧舜时传下的古训,为上古政治家们遵行,之所以可从修身而推治天下,就因为皆遵从大统一之道。
综观众多的统一理论,真正称得上大统一的,只有黑格尔和老子,他们都取法于自然,从自然规律中再推出社会规律、人生规律和思维规律,符合“天、地、生、人、国、家、身”的宇宙层级体系,其余的理论出于人与自然的对立都把人类社会排除在外,也无法运用于人类社会,未能达统一之境。大统一理论怎么验证?就看有无普适性。你的新以太、胶子、快子等等能不能解释人类社会的运动?不能,就不应叫大统一理论,因为你实际不承认人类社会也是物质世界的一部分,把自然和社会对立起来,还有什么大统一!一些人不懂哲学,以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类似动物传宗接代式的自我复制,不知道老子讲的是统一性,是讲宇宙的层级系统,是把万物分门别类逐级归纳后得出最高共性规律,再反过来演绎,逐层级下降,演化成具体规律来指导我们的认识和实践,因而问出“怎么生养”的糊涂问题。
有人认为我反对马哲,实际正是马哲把我带入哲学大门,但它所坚持的人与自然的对立、人与人的对立等不可解脱的自身矛盾又促使我去寻找破解的途径,因而走上大一统之路。人处于整个自然系统的下层,其运动规律及人所具有的能力都被限定于这个层次中,不可能超越它而扩展到上一层级,这就是系统理论所阐明的“系统功能大于要素功能、系统作用大于要素作用”,整体永远大于局部,高层级永远大于和强于低层级,这是真理的普遍性和绝对性,这就叫不可逆。我们的马哲非要推翻自然真理,不自量力地要以人胜天,反对人类在长达万年以上社会生活中总结出的普遍真理——天人合一。天人合一的正确性主要体现在它符合世界的统一性,符合我们所说的人类社会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是地球生物圈的一部分,必须遵从生物进化规律的大一统原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类要长期生存下去,就必须适应自然环境,以人去合天,而不是不自量力地去与自然对抗,妄想以人胜天。天对人类的倒行逆施给予惩罚,天灾过后人再重新恢复生产、生活,并不叫胜了天,那纯粹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我们能够保护生存环境而不去保护,非要破坏它,引发水旱灾害和环境灾难,那是自我毁灭,它符合事物发展皆为自我发展的辩证真理。人与自然的矛盾是人与人的矛盾产生的根源,当人的生存空间有限时,就引发了人们之间争夺生存空间的斗争,这是所谓阶级斗争的实质。解决这一矛盾的办法只有两条,一是发展生产力,扩大物质供应,扩大生存空间。二是减少人口,相应扩大单位人口的生存空间。中国古代社会在长期封建制度统治下生产力发展缓慢,自然规律以战乱和王朝更替减少人口方式发展。资本主义国家繁荣和稳定在于同时采用了两个办法:用科技革命来推动生产快速发展,用降低出生率来控制人口增长。反观社会主义国家,一方面用阶级斗争理论去否定人与自然的矛盾是最基本的矛盾,是社会矛盾根源,否定生存斗争,用剥夺剥夺者的办法去重新分配有限的社会财富。殊不知在总的社会财富有限的情况下,少数人靠大多数人可以生活富裕,反过来,剥夺少数人却不能够使大多数人生活富裕。这已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得到证明。解体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宣告了阶级斗争理论的破产,仍标榜社会主义的国家也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另一方面我们违背“道法自然”的大一统规定,妄图以人为干预方式,即计划经济方式发展生产,又以“人多好干活”的谬论放纵人口增长。且不说平衡与不平衡同一的法则在政、经、科、文等领域怎样作用,仅指出计划经济模式和纯公有制体制打掉了经济有机体的自我调节能力和活力,使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缓慢,有限的增长又被人口增长所抵消,使之大大落后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最终在两种制度竞赛中惨败这一点就足够了。大陆同胞对台湾搞独立深恶痛绝,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台湾会有近半数的人支持民进党,而且不少人并非本地籍。我认为主要是来自对社会主义的恐惧,怕最后会统到社会主义旗帜下,毁了台湾的前程,降低自身生活水准。
我一直主张承旧出新,反对破旧立新的对立性意识,赞同黑格尔与恩格斯把历史看成是合力,看成是所有人的贡献的思想。人类社会的一切方面都是建立在前人打下的基础之上的,先有继承,其后才能有发展,文化革命的教训已经很深刻了。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是否定之否定过程,都是扬弃,都是进化,彻底砸烂,批倒批臭,那是极左派的做法。批判旧哲学,只是扬弃的方式,我所使用的语言仍是马哲的基本语言。
自去年七月经徐道一老师介绍参加天地生人讲座活动,一年半矣,近期多篇文章专为其写,《引力解》只好先放一放。讲座中,我是唯一反对批科学主义和方舟子等人的,我曾说“乱世出英雄”,混乱的科坛需有人出面清理,我是把敢于出面、敢于说话的人看作英雄的。我公开支持何祚庥、方舟子、司马南等人,除了某些话说过头了,思想保守点,他们没有更多错误,比许多行内人士强。我戏言自己是主流派中的非主流,非主流中的主流,鲁迅《彷徨》一诗中说的“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正是我的写照。去年八月的相对论会上,我也是唯一的改良派,其余都是推倒派。虽说“道不同,不相谋”,但这里是自由论坛,毕竟可以发表被主流拒斥的研究成果。在天地生人讲座中,有我的存在,也可以平衡一下极端观点。预测易、科学佛、特异功、永动机、引力能、核聚变、超光速、外星人都属伪科学,宋正海老师认为可以研究,此间就有部分人竭力宣传这些,我虽然主张海纳百川,但对这些东西不赞成。不过,我很佩服宋老师们,一个没有官方投资的民办论坛坚持十几年是需要奉献精神的,“贤者处蒿莱”,“圣人被褐而怀玉”,民间最可能出人才。
我的观点异于常人主要在于摆脱了固定的思维模式,换了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问题,当一个问题可以从不同角度来认识时,为什么不尝试换换位置呢?迷信权威,固步自封,保守落后都是科学发展的大敌。杨振宁、李政道所以能获诺贝尔奖金就在于没有墨守成规,当大家都习惯性认为弱相互作用下微观宇称守恒时,他们敢于反向思考问题:实验并没有否定宇称不守恒,从不守恒解释也合理。我提出没有核聚变也出于同样的原因,自认聚变问题比微观宇称守恒错误更明显,这是旧理论的致命伤,它没有任何实验证据,只有一套自圆其说的理论,其赖以成立的基础仅是人们对权威的迷信。我曾试图查找数据证明聚变的存在,尽皆枉然,实际应该不难,氢弹爆炸实验时测一下有没有氦的光谱线产生想能做到,或者收集爆炸前后的空气,测一下氦的含量有无变化。人们大概认定了氢弹爆炸原理就是聚变反应,根本就没有想去测试。大多数人没有独立思考的本能,都是随大流,想当年八亿中国人都把老毛当神灵供奉,连我这个有一定独立思维能力的人也是个人迷信的崇拜者,就知道大家为什么会对一个错误理论深信不疑了。你出来挑战传统理论,人们往往并不考虑你说得是否有道理,而是先看名衔,如非专家,则一概贬为“民科”,视为“狂人”,就差直呼“神经病”了。不过,我倒不怕,本是老九,贬能贬到何处。老子名满天下,尚感“天下莫能知,莫能行”(七十章),一切让时间说话,指望“常人”脱离“常道”并不现实。
许多人在网上反驳我,都把氢弹作为实验证据,殊不知称作“氢弹”本身就是理论错误。氢弹爆炸原理是按太阳燃烧是所谓聚变的说法拟定的,它同样没有实验证据。我早就说过,粒子在高温下聚合的观点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也无实验证明,是完全错误的。在座标图上,你只能看到粒子随温度升高而分裂的趋向,